一多夕

⭐️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敢问村里网吧路咋走 6

变形计paro  放飞瞎写了  5.5


    6.

    变形计录制节目的第六天深夜,终于爆发了这季第一次,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冲突,漆黑的夜下着鹅毛大雪,节目组的心却是暖洋洋的。

    通往苏沐秋家的小道上积了不少雪,摄像机远远地就拍到了他们。苏沐秋蜷着肩膀,一旁的叶修冻得更惨,两人都是手掌夹在胳肢窝下的姿势,一步一步往回走。

    “好,我们排练一下。”苏沐秋说一个字,就感觉一口冷风吹进嘴里。

    叶修抿着嘴,他觉得牙都要被冻僵了,说话时后槽牙碰一下能给碰掉了。不过他还是应着苏沐秋的要求小声应了句:“嗯。”

    “我家的锅呢?”苏沐秋问他。

    “我全都卖了,破铜烂铁,街口那大爷听说是你家的锅,多给了几块钱。”叶修一边牙齿打架,一边说,“还不够多上两小时网。”

    靠!!!苏沐秋心里惊叫,让你卖点废铁和门口的破锅把我的大锅全卖了!?他倒抽了一口气,差点吸一嘴雪:“你全都卖了?!”

    “剩个平锅。”叶修说,实在是拿不下了,这他没办法。

    两人已经接近了自家破院,在节目组惊讶的表情中,牙齿也不打颤了,腰背也挺直了,一路掐进院子。苏沐秋当然气了,他原本只是想多少卖两把迟早要出手的,还能要回几把新的,没想到叶修这货一口气全给他拖去卖了!

    苏沐秋一想到节目组为了节目效果,是不可能给他家全换上新厨具的,那样就穷得不够真实,不够深刻……就心里一痛,亏了,且没饭吃?

    剩个平锅……苏沐秋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终于感觉到这个节目的残酷,但他很无语,本该收到极刑的应该是身边这位城市主人公吧?他可倒好,变形计里吃嘛嘛香,还顺便面个基?!

    叶修当他还在演,冷不丁甩来一把火:“这不还给你留了个?烙个饼,煎个蛋。嗯?”

    苏沐秋一脚跨进自家院子,节目组的打光还算专业,他走得比叶修急,大声说:“哦!合着你这么说!咱们家以后以后吃烙饼不能蒸包子下面条啦!”他走了几步,还觉得不解气,傲娇般地一个回身抬高了声音,“我可不喜欢!我就要吃包子!”

    “你还没完了,那锅不是给我卖了吗?”

    “你赔我!”

    节目组:……,鼓掌.gif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发脾气的苏沐秋,“祖宗诶,我去给你赎回来,行不行?”

    “钱呢?你有钱赎吗?”苏沐秋问他。

    叶修心想,不都在你兜里呢嘛!卖错锅了……这到底是在演还是来真的了,怎么还来劲儿了?

    “用完了,你怎么赔我!”

    “那人赔给你了,够不够?”

    “……”苏沐秋一下就卡壳了,原本因为激动而抽出的手在3.7秒后默默插回兜里,半张脸缩回了领子下,一半是因为叶修一句调侃,一半是因为想到叶修砸锅卖铁的钱现在还在他自己兜里揣着而冷静下来。

    冷静过后,是漫长的沉默与害怕别人听见而想多的少年心事。

    苏沐秋结结巴巴地骂了叶修几句,给了镜头一个“我要和他冷战”的表情,甩身回了他的小瓦房,木门嘎吱嘎吱响,里外不是一个温度。

    “你说够不够啊?”叶修觉得这样的苏沐秋真的有点可爱,那气急败坏,又有一些恼羞成怒的背影,和他熟悉的那个专业代刷一模一样。叶修追问着跑进去。

    “你脸皮厚不厚啊!”苏沐秋在屋里大叫,“你卖了我的锅!还要想对我这个人做什么?白便宜你了!你以为这是什么节目?变形计!”

    来农村不干农活难不成还相亲啊!

    苏沐秋觉得这段略gay,节目组应该会掐掉,所以那一嗓子喊得中气十足。

    

    “太冷了,你往里挤挤。”

    苏沐秋鄙视他:“我都快贴着墙了,昨天不还好好的,今天就不能睡了?”

    “今天不加了床被子吗?来,你过来点。”叶修这下已经放飞了自我,一把搂住苏沐秋的腰,和他紧紧贴着,两个人挤在一张小铁床上睡。

    “……你手别乱抖……”苏沐秋的气音软绵绵的,急促哼了一下,想要抿着嘴笑却努力冷静下来,“叶修,我现在不想理你!”

    “睡觉的时候,不要想正事。”

    “……”冒着风雪,平常嘴里的碎言碎语被冻住,在这样一个深夜推苏沐秋家的门进来的男生听着两人的“床头吵床尾和”言论,愣是没看懂,在原地一句话没说出来。

    叶修抬起头:“你是谁啊?”

    苏沐秋替他补充:“小弟弟,走错门了吧?”

    小男孩看着也就苏沐橙那个年纪大小,他无语:“我是来变形的!听说这乡下环境很恶劣哇,那大叔我真是服了他,那么大雪,我说进屋再交零食和手机,死活不肯,连个帮忙打伞的都好心人都没有。本来想进来给你们藏两包薯片,什么都没了。”

    男生站在他们的床边,拎着他的行李箱,用还稍有一些奶气的声音说:“无语死我,我都不想说话了,这个节目。”

    苏沐秋坐起来,敲了敲窗户,要求导演组给个提示。

    

    黄少天,G市人,除了话唠逮着一件事就能说上好几个人的量之外问题不大,譬如三两句就和同学打起来、考试每回每次自言自语被当做作弊给过好几个鸭蛋,节目组与家长、老师同学一致认为他这纯属于闲的,来体验一下农村孩子的生活,从他们身上吸取少说话多干事的经验。

    “……什么破参节目的理由,比你还不靠谱。”

    “他们对农村孩子的误解很深呐?”叶修也靠在苏沐秋肩旁看新来的城市主人公的资料,“啧啧,上课说梦话都能讲一个故事。”

    “纯粹是闲的。”苏沐秋总结了一下,“累得他说不出话来,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劳动最美丽,没意义的话都叫做废话。”

    叶修瞥了他一眼:“你人设崩了,这节目的农村主人公一向纯朴善良,明天杀鸡给你的城市主人公补补?”

    “好啊。”苏沐秋痛快答应。

    正在碎碎念嚷着晚饭还没吃,零食还全被没收了,一耳朵全捕捉到了杀鸡补补这个关键词,一蹦就过来,带着一点G市的口音,语速却快得惊人甩他老乡三条街,怪不得被送来吃苦挨饿:“我这一晚上没吃东西了,节目组还一问三不知,一个个头顶‘冷漠’标签,哪儿有鸡,想不到你们这地方破,吃喝不愁。”

    叶修提醒黄少天:“家里的锅,都没了,炖不起鸡。”

    “我们明天的任务是买锅?”

    苏沐秋说:“我们没钱。”

    “那、那要怎么样?”黄少天初来乍到,年纪又小,对节目流程不太懂,现在也没有看清床上勾肩搭背的两个人的本性,还十分友好地询问。

    “赚钱啊,刨玉米棒子。小黄少,怎么样,你能砍柴不?”

    黄少天十分自信:“我准头很好的!”

    “举得起斧头?”叶修一唱一搭,接下去问他。

    “打——架从来输过!”

    “那好,先睡具体明天安排!”苏沐秋说着,起身下床,“沐橙的单人床床垫我都拿出去晒了,我先去隔壁帮你借一床被子。小伙子,提醒你和节目组作别作我妹的床,有一个角塌了——”

    我们第三十七季农村主人公,苏沐秋苏大哥,作为农村主人公完全提高了该类主人公的整体精神面貌,以及威胁语气用得贼溜。和他们首席城市主人公,简直是天造地设,两个崩塌人设碰撞的必然结果。

    

    屋外大风大雪,节目组却觉得内心有一股暖流淌过。

    虽然还是和想象有点出入,但是叶修和苏沐秋终于吵了一会儿,希望的曙光,照亮了收视率小群山的弧度不知是上天还是下地的未来。

   不然以叶苏两人至今为止的表现,这个至今为止戏非常多的穷困潦倒节目组,很有理由真的担心黄少天小城市主人公的到来,是将这个貌似“向往的的蘑菇屋生活”再次改版成“爸爸选中了最烂的屋还能去哪儿”节目。



评论(20)
热度(399)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