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见鬼去吧

校园恐怖paro 甜的   5.6

前文:1  2  3


4.

赶在门禁最后一刻回来了,这一场大雨似乎有要下一整夜的意思,苏沐秋浑身湿透地撑着伞一路跑回来,风夹着雨,男生宿舍楼靠山,雨幕中的后山看上去像是一片巨大的黑洞,黑暗后头不知道藏着怎样阴诡的东西。

苏沐秋在雨里停下来,水滴砸在伞面上发出很响的动静,他侧头去看,突然心里打了个激灵,他忽然觉得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他看,流露出百般情绪扭曲在一起的色彩,浓烈刺人,好像要把他生生吞进去。

他想回头,余光瞥到宿舍楼白漆脱落爬满青苔和外墙,那些坑坑洼洼的痕迹似乎也在蠕动,一点一点汇聚成一滩血迹,顺着有些老旧的强不停地淌下黏腻的血来。

“苏沐秋——!”

“啊、啊!?”

“你愣着做什么?”台阶上同学推着门朝他招手,“快进来,快到点了。”

“啊就来了。”苏沐秋连忙收了伞上去,这样一个回神刚才看到的血迹重新变回了雨打风吹在墙上留下的岁月痕迹。

后山也不那么黑得像是个黑洞,而是隐隐约约,能透过雨幕看出个墨绿色的山林,连着天边昏沉的夜空。

错觉错觉!

苏沐秋甩了甩伞,忍不住去咬下嘴唇,至少在遇上这种离奇的事之后他不是孤立无援的,叶修轻轻的笑声,一贯自信满满的模样,不让人觉得讨厌,总能叫人安下心来。

“多亏了你,不然就淋死了。”

苏沐秋拎着自己的短袖领口:“你还说,看我浑身都湿了!”

同学转头来看苏沐秋,走廊中的灯突然忽闪了两下,让人看不清人脸,再看反而要勾起夜晚的不安,同学干笑着扭开头,灯这会儿又好了。

“明天请你吃烤肠!”

苏沐秋:“两根!”

“成成成,两根就两根。”

两人一同走上楼,楼梯上回响着湿透的脚与拖鞋摩擦的嘎吱嘎吱声,幸亏有隔壁同学叽里呱啦地说着,苏沐秋的心才放下了一些。

“哎到了,要不去我们那打牌?咦你寝室灯怎么亮着?”

苏沐秋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又十分无奈地说:“……可能是忘记关了。我……先去洗个澡,门别锁啊。”

发生了今天晚上的事,苏沐秋是一百个不愿意回寝室的,谁知道是什么东西打开了宿舍灯,谁知道他临出来前在对面看到的鲜血淋漓的鬼影是不是还在?

要去找叶修。

马上去找他。

苏沐秋想着,径直从自己的寝室门口走过,越来越快的脚步走向洗浴间,生怕谁在背后叫住他。就算是让他回去拿衣服也不可以!

 

在心生恐惧时,空旷苍白的这条走廊总是显得又长又吓人,苏沐秋能听到自己人字拖发出的怪异声响,更能听到自己跳成义勇军进行曲的心跳声,他恨不得跑起来。

这种出于紧张的心跳节奏在走进洗浴间之后缓和了不少,有点共产主义接班人的节奏,至少平缓了不少,且正气。

自己可是祖国的花骨朵。

“叶修~?”苏沐秋的声音放的很低,尾音微微上扬。

叫了两声没人回应,苏沐秋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他猛地转过头,这一瞬间其实脑子里跳出的不是恐惧,叶修在附近时他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他回过神惊喜地笑起来,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不怕?”

苏沐秋露出笑容,眼睛眯起来,露出白洁的几颗牙齿。

叶修沉默了一下,用手粗鲁地刮了一下苏沐秋的鼻子:“傻乐呵什么,没有一点防备心,如果别人变成我的样子怎么办?”

“不会的。”苏沐秋摇摇头,然后又说,“有你在感觉安全多了。再说了,不也是你动不动就要说我吓一跳很伤鬼心吗?”

苏沐秋说完捂着鼻子,妈蛋,下手这么狠,痛死了。

心跳还是没有恢复正常。

扑通扑通,叶修忽然拉着他接吻时所有的心跳似乎都在这一刻后知后觉地复苏了,苏沐秋听得心烦,更没有意识到这三部曲似的心跳动静算是什么意思。

“你的地盘?”

叶修点头。

“有多大?”

“让你洗个澡没问题了,需要人鬼戏水服务提供吗?”

苏沐秋立刻回答:“不需要!”

叶修:“不过你晚上最好回去睡,我也是需要睡觉的。”

“……”好强烈的一股被嫌弃的感觉,苏沐秋感觉有点被打击到了。

“怎么了不说话?你放心吧,有我在,没鬼能拿你怎样。”叶修也不管自己是不是面容吓人,伸手就是一个摸头杀,他去揉了揉苏沐秋的头发,柔软湿漉地贴在脸颊上。苏沐秋眼神不错,恍惚看到叶修手上不存在的粗绳又是那样一闪即逝。

“那……”

“嗯?”叶修顺着苏沐秋的目光,发现他在看自己的手。叶修的手很好看,伸到苏沐秋眼前时自然地舒展着,手腕白又瘦,隐约能看到几道勒痕。

苏沐秋不由自主地碰了一下。

又不由自主地捧起叶修的手:“你手怎么这么好看?”一边说着还捏了捏叶修的手掌,手感挺好就是有点冷冰冰的,他这样想着,转过身脱衣服进去洗澡。

“都湿透了。”苏沐秋嘟囔了一声,把短袖和裤子脱下,剩一条底裤走着,因为湿透了,灰色的底裤紧紧的贴在臀部,勾勒出令人遐想无限的线条。

很显然,就连鬼都会无限遐想。

不过叶修不是那种会害羞的鬼,顺手收了苏沐秋的衣服:“脱了,我帮你弄干。”

“脱、脱了吗?”苏沐秋一下子讲话磕巴了起来,苍白冰凉的脸颊上泛起一点点看不大真切的红晕和真实的热度,他干笑着想说算了,回去再换。

白帜灯忽闪了两下,叶修这副尊容在忽明忽暗的洗浴间,看上去阴森又吓人,当然他没有想吓苏沐秋,嘴上正说着:“你是打算一路走回去,裤子上留一个屁股印?”

“我回……”苏沐秋突然不想说话了,他现在一步也不想踏进寝室,真的总不能穿着条湿内裤去隔壁宿舍蹭床睡吧?很容易造成奇怪的误解。

叶修对他示意了一下。

苏沐秋背对着叶修脱掉了四角裤反手丢给叶修,白花花的长腿迈得急,白花花的屁股一晃而过,躲进了洗浴间的隔间里。明明往常洗澡和室友坦诚相见,一点也不会觉得害臊,今天耳根子都要烫熟了。

 

 


评论(3)
热度(188)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