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北极方柔也是真爱~🔒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修伞】捡个教主回家种田

前文: (十四)  


  夜幕降临,叶修还在房中休息,想来是昨夜耗费了太多心力,睡得还沉。即便是苏沐秋推开房门,也没有将叶修吵醒,他点上桌上的蜡烛,昏暗的屋内亮起极为微弱的柔光,只是将他放置桌上的饭菜渡上一层暖色。

  瞧着就好吃。

  苏沐秋满意地翘起嘴角,他本意想来叫醒叶修,见人睡得沉,眉头都是舒展开的,也不知是梦到了些什么,整个人都显得分外安分温和。

  “……”

  苏沐秋弯腰伸手作势要将他推醒。

  却在手压在叶修手臂上时,忍不住停了下来。

  “怎么还在睡。”苏沐秋想起刚从山洞下来时,他二人一个受伤一个中毒,叶修还是硬将他背出山谷,那时苏沐秋昏迷不醒不知多久,醒来就看到叶修面色惨白地坐在一旁照料他。

  后来叶修去休息,他也一直在外头帮忙,进屋叫他吃饭时,人碰巧已经醒了。能像现在这样,看他放下心来好好睡一觉的机会,似乎少有。

  苏沐秋不由轻轻扶着叶修的手臂,蹲在床边,在昏暗的房中静静地看着叶修的睡颜,脸色倒还红润,想来以叶修的根基,这些日子过去,伤也已经好全了。

  苏沐秋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猛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手上微颤,而后轻轻地将手抽离,站起身子轻手轻脚地退出了里间,将饭菜摆在桌上,拿着木盘离开了叶修的房间。

  “嘎吱——”

  木门发出低沉的声响,接着缓缓关闭。

  在里间睡得正熟的叶修眼皮微微颤了颤,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视线直勾勾地盯着床帘,最后慢吞吞地转向房门,伸出棉被内的手覆在刚刚苏沐秋压过的地方,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一出叶修的房间,苏沐秋大口喘气都有了底气,他方才做了点饭菜,自己还没吃两口,趁热就端来了,这时肚子便咕噜噜叫唤了起来。

  苏沐秋连忙走向厨房。

  天色已晚,苏沐秋走了会儿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路,要去厨房就得绕路,此时的花园已经宽敞许多,或许已经离开了魔教一行人住的小院。

  苏沐秋心下一惊,为了避免遇到熟人,他左右张望了一圈,诺大的花园中,有不少人来来往往,却都是些生人面孔,他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还是匆匆地沿着小路离开。

  经过荷塘上一座凉亭时,苏沐秋与人擦肩而过。 他对此人毫无印象,且看他穿着打扮,并非本地人士,苏沐秋就并未刻意遮掩自己的相貌,但他脚步快,与那人连个照面都算不得。

  苏沐秋头也不回地潇洒离开了。

  走到花园深处,又发现路不对,索性找了个隐秘的角落纵身一跃,翻过了花园的墙头,只在树旁留下一道脚印,与簌簌落下的枯叶。

  苏沐秋的身影隐入黑暗之中后,方才与他错身而过的人猛地顿足,毫不迟疑地转过身来,在月光下露出一张充满难以置信的面庞来。

  而此时,已经不见苏沐秋的身影了。

  他急匆匆的神色,目不斜视的模样,像极了那个人。

  

  苏沐秋这才翻身出去,就听到有破风声向他袭来。

  他急忙抬手接招,出手的人却轻轻“咦”了一声,便住了手,看清他的样子后,又紧张地开口道:“教主人呢?”

  “……你找他在这守着做什么,他在屋内睡着呢。”

  围墙外站了不少人,向他动手的便是白天见过的陈果陈管事,她立刻面露不信的神色说道:“他哪会这般老实还在屋内,这个酒楼我已经团团围住了,束手就擒吧,老实跟我们回去。”

  “打住,陈管事,我们真没打算逃跑。”

  “这怎么可能,苏公子你不知道,他都撂摊子多少回了,鬼得很呢!”

  “这怎么不可能?”苏沐秋身后传来叶修无辜的声音,他转过身去,刚好见叶修蹲在墙头,手掌心撑着下巴,居高临下笑吟吟地开口,“是不是天黑走错了路,我来接你。”

  苏沐秋脸上一臊,哼了一声,回身对陈果抱拳:“那我先回去了,夜里凉,姑娘也早些回去休息罢,免受了风寒。”

  

  苏沐秋与叶修在花园没什么人迹的小路并肩走着。

  “你方才要去哪里?”

  苏沐秋抿嘴笑道:“你当我跟某人一样总想着溜之大吉,我是想去厨房,咳天色太暗走错了道。”

  “是啊,是不一样,我溜的时候,可不会走错路去了厨房这么离谱。”叶修答道。

  苏沐秋横他一眼,又干咳了一声问道:“给你送的饭菜你吃了没有,趁热送过去的呢,自己都没好好吃几口,谁知道你睡得那般熟都叫不醒。”

  “你推都没有推我,怎么能说我叫不醒。”

  叶修喊冤道。

  “啊……?”苏沐秋心头一紧,月色下脸上滚烫发红,神色震惊地看向叶修,脚步都变得同手同脚起来,有些滑稽,“你、你如何知道……”

  “你推我,我不就醒了。”叶修理所当然地回答。

  “……”

  苏沐秋忽然就像泄了气似的,也不知是失落还是放心,只是不再浑身僵硬,软绵绵地跟着叶修走着,叶修快他半步,也半晌没有开口。

  气氛有些不对。

  苏沐秋有些慢半拍地响。

  他忍不住开口:“若是沐橙醒了……”

  “你愿意跟我走吗?”叶修忽然开口,像是酝酿了许久,又像是刚巧想起便随口提起。苏沐秋心漏跳了两拍,他摸不定叶修的真意,于是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叶修的后背。

  看上去,与平常无异。

  但就在叶修同时停下脚步时,苏沐秋脸上渐渐绽开笑容,他伸出手,恰好掌心能抵住叶修的后背,他问道:“难不成叶教主真要将我抢回去当压教夫人不成。”

  叶修的心跳扑通,扑通,愈跳愈快,一时之间,苏沐秋也分不清那是叶修的心跳声,还是他自己的。

  “这要问你同不同意我违背约定了。”

  苏沐秋立刻回答:“当然不同意!”

  他顿了顿,想起他初见叶修时,他们互不相识,不知道彼此的身份来历,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般的约定,不由柔声道:“应当是我问你,本人未来的志向便是回乡下种田吧,怎么样,种种花,赚赚钱,教主还有没有兴趣?”

  叶修说道:“这不是我们早就说好的。”

  “是,一言为定过。”

  “还有件事你老实回答……”

  叶修:“我心悦你。”

  “……”

  “……”叶修转过身来走近他,看着苏沐秋陷入呆滞的模样,心里一软,又觉欢喜,真是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在遇见苏沐秋以前,从未感觉到过。

  “我……”

  “嗯?”叶修发出疑问。

  “我我我只是想问你刚才到底有没有醒着!”

  叶修干脆道:“醒着。”

  也曾在彻夜不眠中,想到过这桩事情,却在听到叶修毫无遮掩的回答后烦恼云烟消散,苏沐秋肩一垮,脑袋也泄气认命地垂下,他将脑袋抵在叶修肩头,在他身前低声地与他坦白心意。

  

  

 



——

找不到前文可点:要不要上车修伞呀(目录)


评论(3)
热度(160)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