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练习12/23

百日day.93 和仙仙的练习游戏

呜呜呜呜呜呜大家听官方新歌再起荣耀了吗呜哇哇我已经不会说话了幸福 还能再爱100年!


“诶老叶,去哪里?想偷溜啊!”

叶修扶着推门把手,举起夹着烟的右手示意自己出去抽根烟透透气,兴欣一众在酒店庆祝了一下午,已经醉倒过一批,又醒来继续,闹哄哄像是菜市场。

夺冠,听上去太令人兴奋了,里头有老有少,这个冠军对他们来说,是头一回,且来之不易。叶修抽了口烟,从门缝里侧身出来,隔绝了身后的热热闹闹。

这是叶修第四次夺冠,是他第一次举起奖杯,而他此刻已经决定退役了,这个消息他还没有告诉任何人,但并不会影响叶修的决定。

拐角就是走廊尽头,窗户不知被谁打开了,夏天夜晚的风灌进来,带着一股潮湿的热度,把叶修的头发吹得倒在耳后,抚开了他周围的冷气。

烧得老长的烟灰簌簌地落下,砸在他的队服领子上,很快就滚落了。

兜里放着君莫笑的帐号卡,他单手插在兜里,不自觉握紧了那张四方略有些硌手的帐号卡,耳畔响着微风抚动的声响,让叶修忍不住想起罪恶之城的斜风细雨,也是这样一点点动静,从耳机里传来,萦绕不散。

好像确实是下雨了,绵绵细雨,杭州夜晚的灯红酒绿被笼罩在内,人来人往,十字路口红黄绿警示灯交替闪烁,叶修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他突然在想,苏沐秋现在在哪里呢?

一旁的电梯忽然发出了停顿的声音,让叶修的眼皮掀了一下,有种凝神被打断的感觉,他转身靠着窗台。那时候他带着耳机刷怪,耳边除了风吹草动,就是击打的声效,身后的人伸来手拍他的肩膀,弯着腰凑在他的肩旁,敲了敲他的耳机,大声问他:“好了没?吃饭了!”

叮——

电梯开了。

叶修在想,苏沐秋现在在哪儿呢?

他就出现了,他在电梯里,在距离他不到五米地方。

叶修又在想,苏沐秋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脸上就露出了几分愣神,继而流露出几分懊恼,似乎在说,怎么在这里遇到叶修了!

叶修的心“扑通”“扑通”“扑通”一声接着一声,他当然了解苏沐秋,看得懂他所有神情所蕴含的意思,他却还是忍不住在想,这几分懊恼,对他来说,是什么意义?

身旁的人提醒了一下,苏沐秋才重按了一下开门键,急忙从里头走了出来,他和叶修一般高,退役离开的时候是这样,现在重逢又是这样。

苏沐秋抬起头,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脸颊上还有两个不那么明显的酒窝,这几年的分离并没有给两人带来距离感,叶修和苏沐秋之间的距离,并不是时间或者公里能够决定的,甚至不是一个手机号码,一个qq号能够决定。

能决定这些的,只有他们自己。

他伸手去截下了叶修手上不停燃烧的烟蒂,摁灭在了垃圾桶上。

顺手拍掉了他领子上的烟灰。

“谁告密了?”苏沐秋眯起眼。

叶修眉毛一松,心上的弦儿也松了,越跳越快,他那种懊恼,是说,居然在这里就遇到叶修了,没能成功在他得冠的庆功宴上突然出现吓他一跳真是可惜。

苏沐秋的手还没缩回来,叶修给了他一个说不上正直的拥抱,苏沐秋伸出的那只手,紧紧地夹在他俩胸膛中间,叶修的心跳好快。

“出来透透气。”

苏沐秋笑:“年轻人,拿次冠军兴奋是人之常情。你第一次拿冠军的时候,不也是一夜没睡吗?”

“老魏都三十了。”

“他啊,这么大把年纪了,爷爷辈的岁数拿个冠军,够乐下半辈子了。”

叶修没再说话,就是笑。

苏沐秋忽然觉得,没吓到叶修挺好的,就这样两个人呆着,也挺好的。

他的手一紧,抓住了叶修心口的衣服。

“叶修,你喝酒了?”

叶修说:“喝了一点点。”

不至于醉,却上了心头,一颗心都是又软又麻,就在苏沐秋出现在电梯门后的那一刻开始。

叶修放开了苏沐秋,双手还搭在他的胳膊上,电梯门叮的一声又开了,走出来几个人。叶修还穿着队服,人群中开始有人偷偷打量他,可惜视线过于火热,他抓着苏沐秋两边胳膊的手心在发烫。

安静的双人独处时间结束了。

叶修不太在意别人的眼光,苏沐秋挣了一会儿才挣开他的手,跳起来勾住叶修的脖子,转身就往拐角窜,笑着叫:“回去啦!走走!”

一过拐角,他就压低了声音说:“出来不知道换身衣服?”

“不说话,哑巴啦?哎呦又有人,年纪不大,如果是你的粉丝就不好了,这边!”苏沐秋大惊小怪,从搂着叶修的肩,到拉着他的手,就再没有分开过。

“沐秋……这边!”

叶修是跟着他跑,突然脚步一顿,拉住了苏沐秋,侧身反拉着他拐进了无人的楼梯间。

苏沐秋靠着墙喘气,拍着自己的胸口,脸颊有点红,扬着唇角灿烂又明媚地小声笑着,这样和叶修夸张得跑来跑去,也不算是第一次,更多时候,不过是在荣耀里。

叶修抓着苏沐秋的手。

他抓着君莫笑的时候,四方形的卡片卡在他的手掌心中,有点硬,有一点硌手。而现在掌心里抓着的,是苏沐秋的手,柔软,温暖,掌心还有一点湿润。

他抓起苏沐秋的手,把君莫笑放在他的掌心。

不等苏沐秋说话,叶修抬起头问他:“苏沐秋,你是不是想跟我两个人呆在一起?”

苏沐秋并不惊讶,刚才的奔跑所带来的心跳还没缓和下来,又飞快地躁动了起来,他靠着墙,吐了口气,嘴角一挑露出了笑容,那样自信飞扬,那样神采奕奕,他说:“是啊!”

就两个人。

评论(13)
热度(138)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