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北极方柔也是真爱~🔒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修伞】妹妹有特殊的捡人技巧

天气太冷了打不了字,放个FY的稿

OTZ年少无知地混进了fy后每天都想回去用盘龙飞凤夺魂枪捅死自己


X城邻山,常年湿润多雨,即便是入了秋那雨下起来也没停歇。相邻的群山年年都被云雾缭绕,站在城里最高的塔顶看过去,仿佛是仙境似的。

    还有许许多多关于妖怪的故事在坊间流传着。

    而苏沐秋的记忆便是中断在那迷雾缭绕的森林中,连名字都是一位素不相识的小姑娘苏沐橙取的。

    法力尽失,差点被打回原形只剩一道元神的树妖苏沐秋寄宿在苏沐橙的一把伞中。虽然小姑娘孤苦伶仃,却漂亮乖巧,做的一手好伞。

    穿着洗得发白的布裙,在集市摆着摊卖伞,吃着勉强填肚子的食物与伞中的苏沐秋相依为命。

    

    “哥哥,我回来了!”

    苏沐秋从修炼中转醒过来,虚幻的身影从桌边一把纸伞中飘浮而出。苏沐橙背了个人,血腥味扑面而来。

    “这是谁?”苏沐秋惊讶的问,腾空到她身后观察。

    “呼……我也不知道。”苏沐橙把人放在桌边,抹了把额上的汗珠,秀丽的细眉蹙在一起,担忧地问:“哥哥,他流这么多血不会死掉吧?”

    苏沐秋侧身拦在苏沐橙的面前,警惕地看着墙边的人。黑发半掩着脸颊,黑发下若隐若现的红光含着煞,一看就不是人类。

    “哥哥……”

    “沐橙……你怎么又捡了只妖怪回来。”苏沐秋无语地喃喃道,靠近一动不动的妖怪,看不穿。

    苏沐橙好奇地在后头探头探脑地看,不停地问道:“他怎么会受伤?要死了吗?看上去比哥哥还严重诶。”

    “他这受的只是皮外伤,你哥就剩道元神了。”苏沐秋反驳,伸手去撩开妖怪的头发,露出一张额角布满金色纹路的脸,上头那双发着红光的眼睛平静的看着他。

    “咦?”苏沐秋非但不怕,还用手在妖怪的眼前晃了晃。

    妖怪这才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丢出去吧。”苏沐秋提议。

    “……”苏沐橙难得保持沉默,她家只有一间卧室,前段时间苏沐秋为自己做了张床摆在房角,眼下便宜了这家伙。

    “我的床!”苏沐秋在后边眼睛都瞪直了,他倒也不是刻意计较这些的人,便一直绕着苏沐橙警告她莫要离陌生人太近。

    “哥哥,我去买点药。”苏沐橙翻找着银子,将受伤的妖怪托付给了苏沐秋。

   苏沐秋看着床上的妖怪沉默了一会儿,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胸口似乎涌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像是给猫挠了,说不上是疼还是痒。

   脸色惨白的妖怪呼吸微弱,如同桌上忽明忽灭的油灯,苏沐秋将他身上染血的长袍褪去。尤其肩膀伤口很深,还往外渗着血。

    苏沐秋打了盆水探着身子处理伤口,动作倒还算轻柔,但还是把妖怪给折腾醒了。


    尖锐难耐的痛楚从肩膀蔓延到全身四肢百骸,叶修刚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张秀气的侧脸。不过十七八岁,还留着几分青涩,身上若有若无的檀木香令他发胀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些。

    也许是目光太过灼热,苏沐秋的目光往下一瞥,正巧撞进了叶修的眼中。叶修双眼是锐利的红色,人类哪有一双这样夺目的眼,只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心悸。

    偏偏这双眼此时微微弯起,沾染了几分笑意,其中的意味让苏沐秋的心跳没由来地加速跳动了几下。

    苏沐秋急忙要直起身子来,谁知道被这妖怪擒住手,挣扎着差点栽到他的身上。苏沐秋立马毛了,稳住身子怒道:“妖怪,你小心点!这一头下去至少再撞你半盆血出来!”

    “你……我有名字。”

    “哦?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修。”

    “……”苏沐秋几乎要把他瞪穿,心想着这情况下还交换什么姓名,嘴上礼貌回答:“苏沐秋。”

    

    妖怪半边脸浮现的金纹本该是神圣的,此时却格外显戾气,苏沐秋心里一惊,但不知为何对这样的叶修生不出排斥。

    叶修掌心的手腕泛着暖意,捏得稍紧,苏沐秋就蹙起眉,像是痛的又像是走神。

    苏沐秋感到身体微微下沉,平躺在床上的妖怪红着眼直勾勾地盯着他,流露出几分魇足。

    这下苏沐秋猛然察觉这个该死的妖怪在吸收他的妖力,保持着危险且暧昧的距离,丝丝缕缕的妖力从他的嘴唇溢出淌进叶修的嘴里。

    “你——!”苏沐秋瞳孔微缩,暗恼刚才的心思,就要后退。

    叶修抓着他的手一紧,不顾浑身是伤地把他往怀里带,冰凉干燥的唇才刚贴上,外屋的木门就发出了嘎吱一声,小姑娘捧着药包回来了。

    “啊!”苏沐橙举起药包遮住眼,发出了很轻的惊呼声。

    “放开!”因妖力被抽走两成而显得煞白的脸怒气腾腾地瞪着悠闲闭上眼的妖怪,狠狠地甩开手。

    “哥哥,你没事吧?”苏沐橙放下药,站在外头询问。

    这时候,叶修的手又攀上了苏沐秋的手腕,这次用力轻缓,语气带了几分无奈:“抱歉,妖力没能控制住。”

    “若非如此,你现在已经在外面了。”苏沐秋分明对这家伙没有强烈的敌意,却偏要嘴硬,五指拢成拳轻哼了一声,转而对门外的苏沐橙说道:“沐橙,你太心急了,等我写个方子再去抓啊!”

    “我见他流了那么多血,街上说书的总念叨这样的情况,再啰嗦多半容易救不过来。”苏沐橙动手去熬药,生火烧水。

    “……都跟你说了,不要老去听那些说书的胡诌。”

    “想听,我可以给你讲啊。”床上的叶修开口。

    苏沐秋手一挥门便关上了,不让他吸引苏沐橙的注意力。

    “恢复了神志还抓着我做什么。”苏沐秋抽回了手,眼前的妖怪苍白的脸颊上没有任何纹路,双眼同黑曜石一般,上身光裸长发披散,普通青年人类的模样。

    “在想怎么赎罪。”叶修笑眯眯地瞧着床边的树妖,即便是失去了本体,他浑身上下还散发着让人舒适的气息,仅两成妖力比起一只凶怪还要补。

    “哦?”苏沐秋不太相信地斜睨他,没半晌就笑道:“你这妖怪真是奇怪,别有用心还不遮不掩的写在脸上。”

    “我这如何能叫别有用心。”叶修摇头,手一招墙边靠着的纸伞有灵一般掠过苏沐秋,轻巧地落在他的掌心。

    叶修手握伞柄,左右打量一番,说道:“收留我在此处疗伤,我帮你修炼人形。”

    “这两者明显是冲突的!”苏沐秋都不忍回想刚才的几幕,这妖怪分明就赤裸裸地散发着将他拆吃入腹的气势。

    “不冲突。”叶修笑道:“我不会欺负你。”

    “……”苏沐秋白皙的脸庞染上薄红,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往常清亮的眼竟因羞愤而布上层雾气,撩的叶修微微侧开了脸。

   “你也不亏,有什么道理不接受呢?”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行踪泄露出去?”

   “你不会。”

   “……直觉?”苏沐秋好奇。

   “不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 

   “……”

   苏沐秋给他的自信噎到无言,甩了几记眼刀给叶修就出了房。他反手将门掩上,背倚着门,对自己没将这妖怪赶出去甚至对他的话而情绪剧烈波动感到不可思议。

   那种无名的好感与亲近,是从哪里来的呢?

   “错觉吧。”苏沐秋嘟囔,背在身后的手一推顺势走了出去,招呼苏沐橙:“沐橙,天色不早了,我来熬药你先去睡吧。”

    “好!”苏沐橙起身进屋,从房门的缝隙中往里看了看,问道:“哥哥,他以后也会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吗?”

   “啊……嗯。”苏沐秋点了点头。

   “太好了!这样哥哥也不会很孤单了。”苏沐橙似乎很开心,没一会儿那飞扬的音调又微微沉下,问道:“不过……我们家这样他会不会住不惯呢?”

   “收留他就不错了,还挑。”苏沐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催促她去睡觉,打开房门时他见到了叶修闭着眼的平静侧脸,听到动静了才转头来看他们。 

   叶修笑着对苏沐橙招了招手。


    

    “皮薄馅儿大的包子~”

    “冰糖葫芦,好吃的冰糖葫芦~”

    “谁来买我的伞……”


    “叶修哥,吃饭了。”傍晚夕阳西下,整座城被笼罩在火烧云下,苏沐橙收拾出一块空位,将饭拨了大半给叶修。

     “沐橙啊,”叶修端着碗,招呼苏沐橙:“来来,坐进来点。”

     “你别把念头打到沐橙头上去!”苏沐秋在旁警告,他一出声,叶修就微微往后靠在了他肚子上,笑道:“冤枉,我最大的念头可都打在你身上。”

     “你非要说出来吗?”苏沐秋用手掐住那张带笑的脸,近两个月的相处,眼前的妖怪是越来越不知羞耻了,更可怕的是他居然照单全收了,反抗也从来是雷声大雨点小。

    “你没发现你也认同这个观点吗?”

    苏沐秋没想到被叶修说穿,他从上往下能看到叶修被他捏变形的脸,半晌说不出话来。最后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在幅度并不大。

    他松开了手放叶修去吃饭,暗自松了口气。

    叶修也不知看到了没,只是笑笑,腾出手打了个响指。临近春节,好不容易放晴了几日的天空发出了轰隆的雷鸣,雨点像筛豆子似的往下直掉,瞬间倾盆大雨。

    “你不是吧?”苏沐秋惊讶地探出头,连忙探手阻止叶修。

    “看看,这不都卖光了吗?”叶修示意苏沐秋,只见不少避雨的,百姓都赶来买伞,桌上积了几天的纸伞很快便被一扫而空。

    苏沐秋皱眉,瞅着只笼罩在X城上的滚滚乌云道:“你这样被龙王发现就死定了。”

    “呵呵。”叶修笑了一声,用手箍了箍他的长发说道:“过来一起吃。”

    “真是狂妄啊!”

    “真的有龙王啊?”捧着饭碗的苏沐橙插入话题。

    “有呀,下次哥带你去找小龙女玩?”叶修说。

    “好啊,一言为定!”

    苏沐秋坐在叶修身旁感叹:“你可别不当一回事,邪乎的很,虽然X城偏僻……可也未必不会引来仙界的人。”

    叶修这次没反驳,清明的眼中闪过几缕红光,几乎贴着苏沐秋的唇轻笑出声。苏沐秋感到头皮阵阵发麻,脸颊滚烫,一股奇异的妖力顺着两人挨得极近的唇渡了过来。

    一直容忍他的撩拨,要说自己对叶修的心思,苏沐秋多少也察觉到了些。

    “可不是嘛,每天盯着,眼睛都给你瞪出来。”

   苏沐秋本是用手挡住泛红的脸怒视叶修的,一听他这样说,目光微转,神色也冷静了下来。除去相处以来莫名的怦然心动与处事性格之外,他对叶修是一无所知,甚至仅靠他的一缕元神都无法察觉出叶修的本体。 

    半天都没动静,叶修探了头来,见少年长眉甚至不是刻意地微皱着,凑过去在他的唇上轻啵了一下,一句“想什么呢”瞬间就将人唤回了神。

    眨了眨眼,苏沐秋突然笑了出来,眉眼中蕴着勃勃生机。人就在眼前,其他都是过去了,从眼下开始好好把握才是最重要的。

    正想着,趁叶修还没缩回去苏沐秋探头飞速地回了他一个吻。

    “别闹啦,伞卖完我们回家吧。”苏沐橙早已见怪不怪,起身收拾。

    “你跟沐橙先回去。”叶修眼中也不住地流露出柔软的笑意,他帮苏沐橙收拾好摊位,目送两人离开。



    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走在林间尽是泥土的气息。

    离X城非常远的荒野,整片天空被火烧云笼罩着, 偶尔会浮现几道白与金穿插在一起的利芒,荒野中几乎是没有人迹,此时却有一位白衣男子在这儿晃悠,他抬头瞥了一眼天空,步子慢了下来。

他正放缓脚步,一道蓝光通天而下,随来人降临的是有些琐碎的声音,很亮,也很烦。

“诶诶诶——王杰希!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有段时间不跳了,怎么突然搞失踪呢?学叶修?正好啊,前几天在那个方向找到了叶修的线索,你带着这个……呃嗯孙翔一起去,把叶修给弄回来!!他这一跑路,他那仙峰管辖区全推给我们了,真是卑鄙无耻!”

“黄少天……”

“唉,我还挺羡慕,谁乐意天天呆在天上观察各路妖怪啊,哦对了说起妖怪来前两天……”来人话正说一半,紧随而来的孙翔有些烦躁地从半空中跃下,不耐烦地朝黄少天说:“你快点走吧!”

“你这小鬼,怎么说话的,知道谁是你的搭档吗知道吗知道吗!看你这么不稳重,我应该考虑一下牺牲自由时间跟你走一趟了。”

孙翔转头就走,王杰希无奈地看了一眼,终于又一次开口:“你走错方向了,近几日我找到不少疑似叶修出没过的地方,去看看吧。”



  近几日叶修经常外出,夜不归宿,苏沐秋一直没去过问他的行踪,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夜里叶修悄无声息地回来,发梢沾着水露,他凑近床上少年的睡颜,浓郁而又奇异的妖力顺着呼吸淌进苏沐秋体内。

苏沐秋惊醒,没一会儿他的妖力又被瞬间抽走了大半,如此循环。

 “你到底是什么人?”苏沐秋问。

“我是妖怪啊。”


“那我换个问题,你受的什么伤?没道理这么久了也没有恢复吧。”

“你怎么不想想你的伤是怎么回事?”叶修反问。

苏沐秋何等聪明,他立刻翻身起来,眼中流露出几分惊疑:“你认识我?”

“一面之缘。”叶修这样说时,语气却好像在表达,我当时就看上你了。

“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谁。你这妖力太特别了,我从来没见过,就好像……”

“像什么?”

“说不上来,我对妖界的认知很模糊。”苏沐秋摇头,他觉得有些头痛,揉着额角躺下。叶修顺势挤进了被子里,带进一股冷意,苏沐秋无语道:“很挤。”

“确实。”

“你少装蒜,这么多天夜不归宿,出去睡树吧!”

这样低声抱怨的苏沐秋其实相当少见,叶修听他小声地念叨完,再停下等自己的回答,心口忽然有点痒痒的,酥酥麻麻地从胸腔蔓延,像是得到了心仪已久的礼物。

“别这么说啊,我这不是给你找恢复办法去了?”

苏沐秋腰间缠上一双胳膊,他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心脏因为叶修不经意的笑而发出轰鸣的声响,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不敢再去多看叶修两眼,甚至不挣扎。

苏沐秋此刻觉得自己被妖怪蛊惑了。

两人贴得紧,头顶的横梁上悬着两串苏沐橙挂上的风铃,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

“沐秋。”

“嗯?”

“睡吧。”叶修搂紧了他。

 苏沐秋气笑了,轻应了一声,阖上了眼。

    


TBC

评论(10)
热度(342)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