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冻僵了来做点暖身的事

百日day.85 如题甜


    H市的气温总能一夜之间猛降十度,一眨眼,就是冬天了。一大清早吃过早饭,嘉世队员们就争先恐后地钻进开着暖气的训练室,准备好开始一天的魔鬼训练。

    打从降温开始,他们的正副队长也跟着气温下降,要求严格,张嘴不饶人,往常只有队长是那样,现在苏沐秋冷气开关跟着一打开,折腾得人泪眼汪汪有苦难言,只得认真训练不敢马虎。

    “队长他们是不是吵架了?”

    “我怎么知道!冻死我了,听说今晚会下雪。”

    “下雪?几点?”

    “我怎么知道!”

    “得了吧,一会儿队长他们来了,训练室就得开始下了。”

    “……唉!是不是真吵架啊,每次他们吵架倒霉的是我们,不吵架倒霉的也是我们!”

    有人叹了口气。

    有人转头去问吴雪峰:“峰哥,你怎么看?”

    吴雪峰愣了一下:“有吗?还挺正常的啊。”

    角落竖起耳朵听的某队员切了一声,转回来开电脑:“这还正常,整天欲求不满想砍人的表情,合着你没天天被虐。”

    说着,认命地叹了口气。

    “闭嘴闭嘴,他们来了。”

    

    苏沐秋抱着胳膊,刚吃过早饭,身体里还有点温度,心情也不错,磨磨蹭蹭进去,叶修紧跟着他,一边打哈欠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活过来了。”

    苏沐秋点头,确实是活过来了,今年居然比去年还冷。他点完头就把肩膀从叶修的掌心挪走,目不斜视大步走进训练室。

    叶修则汕汕地收回了手。

    头一回注意到的吴雪峰迟疑了片刻,沉默了。

    还真吵架了?要不要去劝劝?

    算了,根据以前的某一些不太友好的经验,吴雪峰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训练室的暖气开得很足,烘得人有点困,苏沐秋打了个哈欠,都说打哈欠会传染,他身旁坐着的叶修也跟着来了一个。苏沐秋扭头看叶修,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他揉了揉湿润的眼角,去拿桌上的水杯,结果摸了个空,一看才知道是叶修端过去喝了,看到他的目光才递回来半杯:“还温的,你喝吧。”

    “不…我去倒。”苏沐秋下意识拒绝。

    叶修示意他看桌子:“你杯子不是拿回宿舍了?”

    因为天气冷,苏沐秋就把杯子带回去了,他跟叶修又不分你我,索性共用一个水杯了。

    苏沐秋当然不会傻到去说可以用别人的,他接过叶修的杯子,灌了半杯下去。杯口仿佛还残留着叶修嘴唇的温度,早晨牙膏的香气混着一股烟味,苏沐秋已经顾不上去想这是不是他想多了,“砰”的一声把被子放在了桌上。

    叶修嘴上叼着的烟抖了抖,烟灰簌簌向下落。

    “你怎么了?”

    苏沐秋被暖气烘的脸颊发红,匆匆避开叶修伸来的手,后者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又像进门前那样抽回了手。

    一旁的吴雪峰越看越不是滋味。

    为什么他俩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已经没羞没臊早恋了两三年的人?难道说……是被穿越了之类的情况?

    正想着,一声拖椅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这边苏沐秋和叶修已经各自拖动自己的椅子,两人之间的距离都分开了不少。

    

    座位一分开,嘉世围观队员们地狱训练的一天开始了。

    两位队长下意识避开了肢体接触,反倒是分小队训练,打得难解难分,就差丢了武器缠在一起了。好不容易挨到吃午饭,众人立刻解散蜂拥去食堂,留下叶苏两人。

    “走了,吃饭去。”叶修收好卡,起身站在苏沐秋椅子后头,顺手撸了一把他的头发,苏沐秋昨晚刚洗过头,在床边打着颤吹干之后飞快地钻进了他的被窝,带进来一股温馨的气流。

    当然,叶修毫不留情地打了个哆嗦:“回你自己床上去,漏风啊!”

    “不行,我会冻死的!”

    “那你别抖了!”

    苏沐秋一边抖,一边往叶修身上挤:“我说叶修,有你这样当男朋友的吗?平时不是逮着机会就抱上来?现、现在我快冻死了你也无动于衷吗!”

    “抱!什么时候说不抱了?来来来,苏小朋友,哥哥抱抱你。”叶修身上很暖,一下就把冻成冰块的苏沐秋抱进了怀里,他跟着打了个冷颤,这边四肢已经没什么知觉的苏沐秋不由笑了起来。

    苏沐秋的笑声,就像羽毛,他脑袋顶着叶修的肩膀,撩得叶修忍不住低头去亲他。

    一触即发那是。

    两人在被窝里扭来扭去,原先被子里的暖气一哄而散,南方的湿冷可怕至极,折腾了一会儿苏沐秋就投降了,紧紧抱住叶修的脖子:“打住——打住!”

    叶修冷得牙齿打架:“躺好躺好,我快冻死了。”

    苏沐秋躺好,忍不住抱怨:“亏你还是北方人。”

    “北方人,北方人能在地暖屋的棉被里做出汗来。”叶修觉得苏沐秋对他们北方有点误解,必须说清楚。

    “哦?你很清楚啊。”

    “想什么呢。”叶修立刻解释:“我离家出走的时候才十五岁,猜的。”

    “我又没说什么。”苏沐秋嘟囔,翻身面朝着叶修笑得特鬼:“跟我要不是第一次,能刚进来就缴械吗?”

    灯一关就开黄腔,叶修忍不住想掐苏沐秋的脸,摸着黑蹭了蹭他的脸颊跟着反击:“要不是你哭了,我能吓得一口气没忍住么?”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

    叶修又蹭上来亲他。

    苏沐秋脸一黑,把叶修拍开了:“别动,好不容易暖起来。”打从降温开始,他俩每回亲热都被迫中止,对二十出头的青年人来说,喜欢的人躺在身旁不能来一发简直是磨难。

    好生气,总不能在训练室来一发吧。

    

    苏沐秋柔软的短发被叶修挠成了鸡窝。

    他反手就给了叶修肚子一击,身体暖和也灵活,这下可狠,叶修闷哼了一声后退了半步弯下了腰。

    门外忍不住倒回来叫人去吃饭的吴雪峰吓得就要开门冲进来,手刚搭上柄,就看到叶修趁着弯腰凑过去亲了苏沐秋。

    吴雪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

    

    苏沐秋手一伸,就勾住了叶修的脖子,由着叶修弯腰起身而从低头转成仰头,柔软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的手掌和指尖都是温暖的,身体不再僵硬,恨不能立马纠缠成一体。

    叶修的手搭在苏沐秋的后背,顺着脊背的曲线向下探去,他的身体正好能遮住自己的动作,刚摸上柔软的部位就被掐了。

    反正不能做,再摸一把。

    叶修又挨了一记,他痛的表情一变,盯住苏沐秋羞恼的脸,他伸出手摸了摸苏沐秋的脸颊,被甩了一句:“别乱来啊!”

    “哪能啊,我是那种不看场合的人吗?”

    “你的话也能信?”苏沐秋舔了舔嘴角,下意识扯了一把队服衣摆,身后被摸过的触感尤为清晰,浑身不自在,更不得了的是,身体好热。

    只见对面的叶修也咳了一声。

    他正想说话,叶修又叹了口气:“这样不行啊。”

    苏沐秋疑惑了:“什么不行?”

    叶修凑过去小声说:“欲求不满。”

    苏沐秋冷笑一声:“冻不死你上脑的精虫。”

    叶修问:“难道你没有?”

    苏沐秋明知故问:“我有?我有什么?”

    “没有你发什么火,没看他们都快被你折腾了?”

    “关我什么事,人家私下叫大魔头的可是你叶大队长。”苏沐秋收拾好东西,起身去食堂,路过门口的吴雪峰时,笑着打了声招呼。

    “苏沐秋,你站住。”

    “吃饭去了。”

    “你真的没有?”叶修坚持不懈,不停追问悠闲晃走,事实上是羞跑的苏沐秋,在路过吴雪峰时也打了声招呼:“老吴,吃完啦?”

    原本打算敲敲门打断他们正副队长公然秀恩爱扳回一城的吴雪峰:“……难以下咽啊,太酸了。”

    叶修“哦”了一声,追过去:“沐秋,不要打糖醋排骨了,老吴说醋多了。”

    “是吗?那吃油焖大虾好了。”

    “走走走,一会儿被抢光了。”

    其实还没吃过饭的吴雪峰反应过来,赶紧去打饭:“分明是恋爱的酸臭味好吗?糖醋排骨是无辜的。”


后文:   

TBC

事实证明打字并不能发热……睡吧,下明天写……

评论(15)
热度(369)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