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北极方柔也是真爱~🔒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修伞】洞房花烛 中

百日day.26  全息paro 先成个亲


苏沐秋在院子的树上待了一宿,借着月光正好能看到屋里头叶修的睡姿,被子好好地缠在身上,偶尔会翻个身,露出一张侧脸。苏沐秋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

他切了玩家模式,系统就提醒他,非礼勿视。

刚才还能看得清的屋内一片光华模糊,苏沐秋换了个姿势,夜色中的树叶沙沙地响了一会儿,他摘下一片叶子,原地下线了。


在游戏里呆了这么久,下线后天已经黑透了,苏沐秋摘掉登陆器坐起来揉眉心,发了十分钟呆,对铺的张佳乐登陆器还在闪绿灯。苏沐秋翻身下去摁着通讯键:“张佳乐!乐哥!下来咱们吃夜宵去!”

“你自己去!”

“你错过了蹭食的机会。”苏沐秋从张佳乐的椅子上跳下去,穿着拖鞋出门去了,他刚走出宿舍楼就后悔了,空调房里待久了一出来浑身黏糊糊的,难受得要窒息。

晚风习习,苏沐秋插着刘海往后撩,人字拖呲拉在地上挞挞响着,他背心卷起一角露出裤子口袋,兜里的钢蹦撞在一块响得清脆悦耳。

苏沐秋想去买份麻辣烫,隔着老远就看到同样是人字拖黑背心的一个身影,他有气无力地站着,侧对着麻辣烫老板,似乎在说什么,忽然急得抬起了手没一会儿才又放下。

是叶修,怎么又遇到他。

苏沐秋慢吞吞地走过去,装作自己没有一眼认出前男友来,他刚捡起一个盘子就看到一只手伸过来,好看的食指与中指勾着一条装着麻辣烫的袋子。

“给你的。”

苏沐秋抬起头看叶修,想故作惊讶一下,但他看到叶修的眼神就知道,越装蒜叶修越是容易看穿他,他只得露出当下真实的表情,尴尬地笑了笑:“好久不见。”

叶修笑:“我还以为你要装作不认识我呢。”

“……又不是小孩子了。”苏沐秋嘟囔了一句,他伸手去泡沫箱子里拿了瓶冰红茶付过钱然后递给叶修,“给你的。”

两人气氛诡异地交换了手上的东西。

没有找地方坐下来吃,而是各自拎着夜宵往自己来的方向走,苏沐秋其实觉得挺不是滋味的,他扭头看了一眼叶修,就瞥了一眼,来了阵风把叶修的头发往后吹,夜色中露出一截莹白的脖颈。

苏沐秋吸了吸鼻子,一股子麻辣烫的香味。

“苏沐秋——”

苏沐秋发现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时隔多年再面对面见到叶修,心里其实是一团乱麻的,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干嘛?”

叶修站在麻辣烫摊子边上,手上拿了双筷子递给他:“你忘记拿筷子了。”

“……”苏沐秋觉得自己可能现在脸上的表情挺逗的,快刀斩了乱麻,心跳猝停,他盯着叶修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忽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谢谢,递两双过来。”

叶修突然有点后悔了,点了满满一碗苏沐秋喜欢吃的。


叶修回宿舍楼的时候遇到黄少天了,他看着心情不太好的样子,穿着拖鞋白色短袖往外冲,一见叶修嚷嚷着冲他来了:“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刚才不还在调戏NPC,你说你什么眼光,一张虚拟脸也起得了色心?跑这么远去买麻辣烫,你行啊最近这么反常,啊——怎么不早说给我也带一份啊!!”

“要吃自己去买。”叶修无视他。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张佳乐为什么就有人带夜宵?”

叶修“哦”了一声,停在黄少天身旁笑着问:“你说张佳乐有人带夜宵?”

黄少天一看叶修的表情就觉得他不怀好意,警惕地上下打量了叶修几眼。叶修甩了他一张呵呵脸:“不好意思,我是对他室友有意思。”

“…………”黄少天停顿了三秒,整个八卦系统拉响,还没开始扒就只见叶修的一个背影,并且没有给他吃的意思。

后来几天叶修都没见苏沐秋上线,心里也有点小小的打鼓,是不是撩过头了,眼见第二天就是迎亲的日子,秋木苏的NPC还机械数据化地做着自己的事。

叶修坐在秋木苏的屋里,胳膊肘压在桌上,支住下巴看NPC秋木苏忙里忙外地往桶里装热水,他袖子沾得湿漉漉也没察觉,叶修一直盯着他他也没有闪躲。

叶修只是规规矩矩地看着他,婉拒了NPC要帮他脱衣服沐浴的动作,让他忙自己的去。叶修就在屏风后面进浴桶,坐在温水里加速恢复精力值。

隔着一屏风,洗澡水哗哗地响着,偶尔能溅出水花打在地上。苏沐秋上线的时候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看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剪影才放松了下来。

他坐在床上,一把摸到了自己湿漉漉的袖子,靠在床头换了个舒适的姿势,侧着头欣赏了一会儿,心里还盘算着,怎么才能逃婚成功又不会任务失败触发奇怪剧情呢?

苏沐秋慵懒地倚着床头,一只脚搭在床上,另一只脚垂在床边悬空摆动着,他正走神,琥珀色的眼中闪着奇异的光华。

如果在这儿把一叶之秋刺杀了,任务成功,他也就不用为了「刺杀一叶之秋」而跟他假意成亲了。

苏沐秋想着,见叶修有要起来的意思,连忙问:“我帮你?”

叶修没注意苏沐秋上线了,平平淡淡地接了句:“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苏沐秋一愣,有察觉?

过了会儿叶修就出来了,身上松垮垮地套着衣服,身上还有一股水汽,他看苏沐秋没说话,也没去搭理他,从他身旁绕过去捡掉地上的腰带。

苏沐秋脑子转得飞快,以至于叶修随口一句“在想什么?”让他脱口而出:“在想逃婚。”

“…………”苏沐秋后背都僵了,对上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神。

“为了避免你逃婚,今晚我留在这里吧。”

苏沐秋生无可恋,往后退了一步拒绝:“成亲前双方是不能见面的。”

“我也没听说过成亲前夜说自己要逃婚的。”

苏沐秋心想,一看你没看过电视剧。

可他不能说,憋得脸都红了。

叶修施施然躺上苏沐秋的床,勾着苏沐秋的手把他往自己身上搂,亲昵地蹭了蹭苏沐秋的脸颊,最终是被避开了亲吻。

“放开我。”苏沐秋冷着脸用胳膊抵着叶修的胸口,一个使劲翻身躺进了床里头,往被褥里钻,蜷成一团。叶修也没再碰他,和衣躺在他的身旁,慢慢地恢复消耗了一天的体力。

挺傻的,上游戏里玩睡觉游戏。

房内的烛火被熄了,只一点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叶修把苏沐秋从里头挖出来,侧着身子跟他说话:“明天告诉你一个秘密。”

苏沐秋盯着床顶,随口搭理了他一句:“你不会是想在洞房花烛跟我讲一个‘我认识一个人……他……’这样的故事吧?”

“是啊。”

“……”

“不过是,我喜欢一个人……他……”

苏沐秋立刻竖起耳朵,结果半天叶修都没动静,他伸脚去踢了一下叶修,问道:“然后呢?”

“洞房的时候告诉你。”

“不想听了。”苏沐秋翻身面朝里,没想到真睡过去了。大概睡了半宿,外界的联络器响了,室友正喊他起床,说是临时调课了,半小时后有场考试。

于是第二天,叶修见到的又是系统NPC了。

毕竟只是游戏,成亲系统没有像真实的那么繁杂,对象不是苏沐秋,叶修几乎是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态度去迎了亲,骑在骏马上头绕着主城走了一圈。

从小酒馆出发,敲锣打鼓绕城,再经过月老祠,往叶修的宅子去,一路上叶修都没什么神情的变化,一群老朋友能够明早感觉到一叶之秋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这可真不怪苏沐秋,他考完试之后又被拉去联谊聚会凑数,说是有几个学妹学弟想认识他,苏沐秋长的清秀,笑起来特别阳光,往哪儿一搁都是镇场的。

苏沐秋坐在一旁喝果汁,甜兮兮的还有果粒,一杯杯下去,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想去上个厕所,可他似乎是按耐了很久爆发的样子,椅子发出重重的拖地声,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

“学长,你怎么了?”

“我……”苏沐秋想说我去上个厕所,到了嘴边不是滋味,半天憋了一句:“我去抢亲了,告辞!”

众人:“???”

苏沐秋跑出来的时候,晚风直往领子里灌,他顿时又觉得刚才那句话太中二了,尤其是第二声告辞。不过苏沐秋顾不上这么多了,一路小跑就往宿舍跑。

实在是因为,太冲动跑出来之后才发现,他真的很想上厕所。

解决三急,苏沐秋这才带着登陆器上线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次的登录的时间特漫长,一上线就是满屏的红,系统跳出来提示:

「你正在进行NPC剧情任务」

「刺杀成功前不得下线,否则任务自动进行。」

苏沐秋眨了眨眼,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嘟囔:“这是哪里。”他左右看了看,心里感叹,这发布悬赏的人得多恨叶修,这么大排场的婚礼,要真在洞房花烛夜被刺杀了,叶修的脸可就丢大了。

“在拜堂。”叶修第一时间就发现他了,说着转身面朝着苏沐秋,苏沐秋赶忙也转过来,心情复杂地听得NPC喊“对拜礼成”,然后跟叶修对拜了。

“可以逃婚吗现在?”苏沐秋弯着腰小声地问。

“已经礼成了,你没机会了。”

苏沐秋抬起头看了叶修一眼,他一身都是明艳的红,笑起来喜气洋洋的,特别讨人喜欢,浅色的眼里闪去狡黠,他说:“机会总会有的。”

“给过你一次机会了,第二次你想把握,我也不会给你留出空隙的。”叶修站直了身子,伸手把苏沐秋袖下的手腕捉住,递到唇边轻轻地亲了一口,苏沐秋的心像被这软软的触感击中了,怀疑叶修是不是认出他来了。

来不及多想,叶修已经牵着他进了洞房。




评论(15)
热度(365)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