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北极方柔也是真爱~🔒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修伞】洞房花烛 上

百日day.24  全息paro   529再洞房成亲  

 忽然发现存稿爆字数惹那就拆更拯救tag吧   一下get到了自己的机智……………

-


苏沐秋在考虑,逃婚是怎么个逃法才能显得低调,还又不会触发什么奇怪的剧情被扣工钱。

他倒在厢房里躺成大字型,挥了挥手把眼前的虚拟系统关掉,他用的劲太大了,一爪子反盖在了木沿上,疼得苏沐秋呲牙咧嘴的。幸亏痛感下调到了30%,不然立马得蜷成虾米。

“秋木苏——下来招待客人!”

“来了!”苏沐秋一个鲤鱼打挺,不死心又给GM去了一条消息:我就三个月没上线,为什么绑定的NPC都要嫁人了?NPC没有性别?!

系统提示:由于玩家过久未上线,开启自动走剧情模式。

秋木苏:“应聘的时候可没说要卖身啊!”

系统提示:本游戏的卖点就是它的未知性。



苏沐秋无言以对,确实,他当初跑来玩这款全息网游就是被宣传语吸引了,除去一般网游的战斗职业,玩家还可以绑定一个NPC,体验不同的未知人生。

重要的是,他还是发工钱的。

这对于平常刷网游赚外快的苏沐秋来说简直就是渡着金光的玩法。苏沐秋完成新手任务之后,系统根据他的身手以及各方面应对的数据给了几个身份选择,最终他选择了在一家小酒楼里隐姓埋名当跑堂的杀手,平常在大堂刷刷脸,过了点就能切换模式出去下本刷装备,偶尔夜里回来还能替老板接点杀人越货的单子。

日子本来过得挺舒坦。


因为学校里的一些事情,苏沐秋大概有将近三个半月没上过游戏了。忙起来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足够让苏沐秋把他那号绑定NPC的职业道德给忘记了。

其中一条就是,离职时间不得超过3个月,后果自负。

真真是后果自负!

那天苏沐秋正在食堂吃饭,天气热了,他胃口不太好,正用勺子挖南瓜吃,凉凉的还有一点甜,他吃得正欢,同宿舍的张佳乐往他面前一坐,俩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怎么不吃?”苏沐秋问。

张佳乐深呼吸一口:“你最近什么情况,这么忙还有时间上游戏谈情说爱?这合服才多久——你这是闪婚啊!”

苏沐秋嘴里的一口南瓜还没吞下去,一脸懵逼地看着张佳乐,半晌了才接了句:“你没病吧?!”

“你说谁有病呢,我听少天说了,隔壁服那一叶之秋你知道吧?他下周末要跟什么酒楼的NPC成亲,不就是你么?”

苏沐秋差点没被南瓜呛死,捂着胸口狂咳嗽,张佳乐吓了一跳,坐他边上给他拍背。

“你说什么?一叶之秋他——”苏沐秋声音拔得老高,周围立刻有人把目光投向他这边,他这才收敛了一点,目光好像能把张佳乐瞪穿了,“一叶之秋不是隔壁服的吗?我都快四个月没上游戏了,你认错人了吧?!”

“怎么可能,我加了你npc那边的好友,能看到你长什么样。”

“合服呢?”

“合了快一个月吧,我上去看过一眼。”张佳乐显然也累得够呛,眼眶一圈青,脑袋歪在掌心,“一叶之秋条件不错啊好好把握,不过听说人缘差了点。”

“再不错也分手了。”苏沐秋嘴一快,嘟囔了一句。

张佳乐没听懂,探头又问了句:“说什么?”

“没什么。”

“哦,对了,那个系统给我发转交信息了,你下周末不上线成亲的话就把你号所有虚拟职业攒的道具都销了。”张佳乐摸出饭卡,站起来准备去打饭。

“给你发?”

“可能是定位了,我离你近。”

“可怕。”苏沐秋直摇头,“现在的大数据,让人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苏沐秋面上是挺平静的,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匆匆扒了两口饭之后把舍友丢在食堂一个人跑回翻箱倒柜找他的登陆器,用手摸了两把心里还在念叨:“没这么倒霉,没这么倒霉——”带好登陆器往床上倒。

“什么倒霉?”

苏沐秋现在都还记得他当时嘴一张吐出的喘气声,带着后头的一声“啊?”都变了味道。

一叶之秋套着件银边黑袍坐在红木椅上,领口微乱敞开了露出里头的灰色里衣来,他把坐在他腿上的秋木苏揉在怀里,手掌虚虚地圈着秋木苏的腰,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苏沐秋一言难尽地看着一叶之秋的脸,把嘴里的那声“叶修”吞回肚子里,他淡定地扶着叶修的肩膀站起来,侧头看了一眼天色,对上叶修的双眼:“天色不早了。”

“你不留我过夜?刚才不是你主动……”

苏沐秋恨不得捂住叶修的脸,心里头翻了个白眼,心想,就秋木苏绑的这个NPC的姿色你也能上钩,看不起你叶修!

“我们再有几天就要成亲了,到时候不还是坦诚相见?”叶修倚着红木椅,伸着手把玩桌上的茶杯。

苏沐秋心里挺烦躁的。

要谁看到自己前男友对着别人说我们马上要结婚了,都不会好过的,就算那个别人是自己的精分!

苏沐秋准备落荒而逃,结果蹭到房门口才想起来,这根本就是他的房间……于是苏沐秋客客气气地把叶修请出了厢房,木门砰的一声巨响,差点贴上一叶之秋的鼻子。

叶修站在门外摸摸鼻子,转身走了,走得干脆利落,苏沐秋没骨气地趴在窗口看了他好几眼才把衣袍理整齐了爬回床上思考,怎么逃婚,尤其逃得是隔壁服大神的婚还不会引起轰动的?




苏沐秋从楼上下来,正挥着抹布要招待新进来的客人。

“两位少侠,喝点什么呀?”苏沐秋擦了擦桌子,让张佳乐跟边上叫夜雨声烦的剑客坐下,这人苏沐秋知道,隔壁服妖刀,剑术出神入化,垃圾话更是跨服地有名。

苏沐秋并不想跟夜雨声烦讲话。

夜雨声烦不依,笑嘻嘻地扯了扯苏沐秋的抹布:“这就是老叶看上的NPC?怎么顶着张虚拟脸,他也起得了色心?诶,学长,我说学长你走神什么?你这么淡定,他是不是绑定了NPC的玩家?”

…………好敏锐。

张佳乐白了他一眼,给苏沐秋解围道:“你消停消停吧,嗡嗡嗡快把我魂叫掉了,你也不怕脑子缺氧掉血掉成一道白光。”

夜雨声烦又要说话,苏沐秋连忙敲了敲桌面,露出系统化的不耐烦脸:“两位?想好吃什么了吗?”

“有有有——”

“来盘酱牛肉,炸秋葵,来壶梅花酒。”张佳乐打断夜雨声烦的声音,又笑了会儿,“再来两瓶血药吧。”

苏沐秋问他们讨来碎银子之后就往厨房里头钻,报了菜名又去拿酒,谁知道柜台边摇摇晃晃坐着个人,手上扣着只小玉葫芦,钻出来一阵阵酒气。

好香,好醉人。

“你——”苏沐秋想说你又不会喝酒,十七八岁时的叶修,跟他出去喝杯啤酒都能倒下就睡,悄无声息地就挪来挂在他身上,蹭都不带蹭的。手指微抽了两下,最终叹了口气,把抹布往腰带里头一塞,去扶叶修:“你喝多了。”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手摸上他的后脑勺,摸了两把,摇摇头平静地说:“没有醉,毕竟只是游戏,跟喝下去的不同。”

“……”苏沐秋强忍着异样,装不懂。

“扶我上楼吧。”

“上去做什么?”苏沐秋谨慎地问。

“睡一觉。”

苏沐秋听完觉得有点儿好笑,亏他还一脸正经地说自己没醉,原来只是在发酒疯,不过游戏改过五感后,确实好多了,否则以叶修那一杯倒的酒量,大概这辈子他也看不到叶修这样了。

想着想着,苏沐秋甩了甩头,他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叶修的事。

“走吧。”

苏沐秋觉得自己还是装高冷点吧,最好让叶修感觉到自己一言不合就能为了自由而毁婚,然后放他一条生路!

身上缠着具滚烫的身体,苏沐秋将手搭在圈着他腰的胳膊上,勾着衣袖想要将男人的手拨开,又担心人滚下楼梯,只好将就着让他搂着自己上楼去。

木门“嘎吱——”一声响,隔绝了厅下一众围观的视线。

苏沐秋开着NPC模式没法儿看世界频道,也没机会看合服开始就吵翻天的世界频道开始和谐八卦,把人掀在床上冷着脸警告他:“就给你睡一晚,不收你房钱,明天自己走人。”

苏沐秋想着扭头就走,手上一紧,被拉住了没法动弹。苏沐秋心里像是被重击了一下,又酸又痒,他心想反正只是张系统脸,就板着脸转过去:“鞋子脱掉躺进——!”

天旋地转过后,苏沐秋的身体已经歪倒了,扑在叶修身上,这重量可实在,叶修只觉得自己被一胳膊肘顶了掉了一小截血。

“你、你拉我干嘛!”苏沐秋本想问他怎么样了,谁想又被缠上了,叶修托着他的肘弯往上抬了抬,顺着摸进他外边的小袄子里,脸颊蹭开他颈侧的发丝,贴着细白的肌肤磨蹭。

苏沐秋被蹭得浑身发毛,一掌盖下去,被叶修接住了反震回来,身上力气被抽光似的软在叶修身上。身上缠着的胳膊上下其手地揉弄他,甚至撩开衣领子往里摸,每回都恰好错开身上的敏感处。

“唔……”

苏沐秋小声抖了一句。

他涨红了脸从叶修身上坐起,用手遮着自己半边脸,生生把含在嘴里的“叶修”又给吞回了肚子,他盯着躺在床上的一叶之秋半晌,猛地挥开了叶修伸来的手,手背盖在床沿上发出一声听着都巨疼的声音。

“嘶——”叶修抽完这口气,就只见秋木苏翻窗逃开的背影,窗户都没关上,晃得嘎吱嘎吱直响。



苏沐秋跳进院子里,胡乱扯了扯衣襟,他衣服其实还挺整齐的,只是束的马尾有些乱了,散了一些在肩头。他本想下线的,没想系统提示跳出老板有事找。

看来有单子来了。

有钱不赚是吃亏,苏沐秋可不爱吃亏,整理整理好心情,把前男友的事抛之脑后,往内院走去,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老板的书房还亮着灯,门开了条小缝,里头飞出一只小竹筒,一指长宽。

至少这方式比飞鸽传书低调。

苏沐秋边走边拆,卷起的宣纸在手心展开,他脚步忽然顿住了,他看着上头的一排字,陷入了纠结。

「洞房花烛夜,刺杀一叶之秋。」


苏沐秋第一时间在想,哇——金印的悬赏,叶修这混得不错,有前途。

他又想,原来不是真的成亲,但假如他这回失手或是故意放过一叶之秋,不知道会不会引发奇怪的剧情,又搞不好假戏真做了。

最最最叫苏沐秋纠结的是,他想要这份工钱,但并不想跟叶修成亲,万一被认出来,又或者没被认出来,肚子里都一团火气。

苏沐秋纠结了好一阵,脑子里就是没冒出来过“我不想刺杀一叶之秋”的念头,按悬赏与人民币的兑换比例来说,叶修这道白光是白得有价值的。

这种赚钱的问题难不倒苏沐秋,他边走,嘴上弧出更愉悦的笑容,把小竹筒塞进腰带里,心想,要不是不想暴露身份太尴尬,完全可以跟叶修合作个百八十次的赚个盆满钵满,辞了虚拟NPC功成身退。

“好像是个不错的法子!”他忽然念叨,直摆头感慨,“我真是太念旧情了,还想友情提醒下调痛感来着。”







评论(10)
热度(440)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