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Day.8 「夏夜」

百日修伞  幼驯染日常甜

今天也想削了lofter 黄豆微笑


苏沐秋像一只灵活的小猫似的穿梭在人群中,叶修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也能跟上他,他穿着白色短袖和浅黄色的短裤,露出细白的两条腿踩着一双人字拖,踏踏踏地响。

手上的蒲扇不停地晃动,五指轻轻勾住扇柄,让人生怕他再用力一些蒲扇就要甩飞到陌生人头上去。叶修加快了脚步准确地抓住了苏沐秋的手腕叫他停一停。

“再慢要抢不到位置了。”苏沐秋回扯了叶修一把,一脸老成地扇动着蒲扇,两人的软毛都一并往后飞,看着就凉快。他们要去看戏,听不懂台上的人咿咿呀呀地在唱什么,但是跟在爷爷奶奶身旁还能拿零用钱出来买零食。

苏沐秋最喜欢这样的庙会,生动,热闹。

“你又不是为了去看戏。”叶修跟着苏沐秋走,看着他颈后露出的一截白嫩脖子,昨晚被蚊子咬了一口还没消下去,抹了花露水。

“那咱们去台子底下荡秋千!”苏沐秋一想更来劲儿了,加快了脚步,手上比他头还大的蒲扇都来不及扇风,颊边的黑发随着风扬到耳后。

“多大的人了啊你?”

“叶修!你是不是找事啊?”苏沐秋甩了他两季白眼,步子忽然慢了下来,在棉花糖摊边站定了脚步,伸出一根手指冲老板说:“我要一个棉花糖,红色的。”

“好嘞,只要一个吗?”

“只要一个。”苏沐秋笑着说,把手上的扇子交接到了叶修的另一只手上。

叶修牵着苏沐秋的手一脸懒散地垮着肩左右扫视,直到一旁苏沐秋吃上了棉花糖才收回目光走到了他的上头把人带着走:“真好意思,就买一个。”

“我零用钱快用完了。”苏沐秋把被他咬了两口的棉花糖递给叶修,“吃不吃,看在你替我抓痒的份上,给你吃一口。”

叶修嘴一张,撕走了一大片,慢条斯理地用手指全部塞进嘴里,蒲扇挂在他的手指上一晃一晃的,

这么大一口被咬走苏沐秋也不心疼,左顾右盼,虽然总是被夏季的炎热蚊虫困扰但他还是特别喜欢夏天,这就跟他喜欢跟叶修互殴又喜欢跟叶修黏糊在一起是一个道理。

“别看了,带你去玩。”

“什么?”苏沐秋被叶修拉得一踉跄,棉花糖往嘴边一贴,糖水沾了一片在嘴角,他不得不分神去舔掉,任由叶修拉着他拐进庙会外的小林子里去,“唉你慢点,我拖鞋有点坏了。”

“我的借你穿。”叶修说。

“那你呢?”

“你背我回去。”

还以为叶修会这么好心对自己,苏沐秋觉得自己十几年过的太甜了。


穿过这片小林子是一条小溪,溪水从上流冲下来,遇上稍微有些个头的溪石就会溅起水花,月色下的溪水明晃晃的又清澈见底,看着就让人想扑进去。

叶修停在溪边刚要说话,苏沐秋就哎呀了一声。

叶修下意识地一侧身,看着苏沐秋一个重心不稳栽进了小溪里,白色短袖和黄色短裤都湿透了,软绵绵的短发贴在脸颊边上,他坐在湖里蒙圈了。

“说坏就坏,你这个拖鞋够任性的啊!”叶修蹲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

苏沐秋捡起自己变成一字拖的人字拖,像是小猫似的甩了甩头发,水珠溅的到处都是,他咧开嘴笑了起来:“好凉快啊!”

苏沐秋有两颗小虎牙,笑得灿烂的时候格外明显,不像平时嘴角一勾或是甜甜笑容看不真切。

叶修用扇子挡住了苏沐秋甩来的水珠,一个没留神被拉进了水里。不过他比苏沐秋好一点,只湿了裤子和半截衣服,他为了表示不满伸出手把苏沐秋的脸颊揉变形了。

“干嘛呜……让你一起凉快啊……”苏沐秋挣扎着给了他一水掌。

“说的真好听。”

“你说……你把我带到这里有什么企图!”苏沐秋挣脱了叶修的魔爪,从水里爬起来,湿漉漉的衣裤贴在身上,隐隐约约能看到底下的肌肤。

“昨天晚上我给你抓痒一晚上没睡,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叶修也爬上岸,拧了拧裤角,抬起头看苏沐秋。苏沐秋正把棉花糖丢在一旁,拽着衣角拧水,月光的照耀下隐约能看到他的腰线以及肚脐眼。

苏沐秋低着头,顾不上把嘴角没被水冲掉的糖水擦去,溪水混着滚在一旁,看着怪可怜的。叶修捏着短裤脚的手指动了动,鬼使神差地伸过去把糖水擦掉,拇指不经意蹭到了苏沐秋柔软的嘴唇。

苏沐秋惊地抬起头看他,白皙的脸颊泛起几抹红晕,一副手不知该往哪儿摆的样子:“…………”

“…………”叶修轻轻咳了一声,他的这一声咳嗽好像是什么暗号似的,小溪对面的草丛中忽然闪烁了几点莹莹的金光,等到他们转头去看,朦朦胧胧的灌木丛被荧光笼罩着,星星点点向着空中飞去,编织成道道纵横交错的光带。

苏沐秋睁大了眼,他清澈的眼眸倒映出对岸的景色,像是他的眼睛有着星星。叶修侧着身盯着他看,从发光的双瞳移向别处,最终目光有定格在了苏沐秋清秀还滴着水的脸庞。

“我昨天做了个预知梦!”苏沐秋转头兴奋地说。

“那是因为我说要带你来玩。”

“有吗?没听到。”

“枕边风知道吗?”叶修把手抽了回来,用苏沐秋的蒲扇一下一下地扇着风,想把脸上的几分燥热扇跑。

苏沐秋用冰凉的手臂蹭了蹭脸颊生硬地转移话题:“我们回去吧,我还想再买一个棉花糖。”

“你就这么去买???”

“……”苏沐秋看了看自己的湿透的衣服裤子,还有报废的拖鞋,纠结了一下:“那你背我去。”

“不背。”

“那好,你把拖鞋给我穿。”

“你要背我回去?”

“你自己光脚回去吧!”苏沐秋朝叶修做了个鬼脸。


晚风吹在苏沐秋湿漉漉的衣服上有些凉意,他把下巴压在叶修的肩膀上,浑身都凉透了,只有紧贴着叶修后背的胸膛有几分暖意。他们看着狼狈极了,好像出去野了一天的熊孩子,棉花糖摊主多看了两眼他俩,做了个更大的棉花糖递给苏沐秋。

叶修从兜里掏出湿嗒嗒的硬币递过去。

然后转身背着苏沐秋回家去了。

凉风习习的夏夜,回家的路上虫鸣蛙叫一声连一声,此起彼伏,好像是要追着夏日的尾巴跑远。


评论(10)
热度(165)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