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北极方柔也是真爱~🔒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修伞】周六家庭日

百日修伞Day.5  日常甜向

*慎入 【已补档】


-

苏沐秋把笔轻轻一抛,看着它在桌面上滑出去砸到文件架边才停下,他伸了个懒腰,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一忙就忘了时间。他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眼皮重得厉害,脑子里晕乎乎的直想趴下睡一会儿,其他的明天再说。

公司里其他人早就走光了,就他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今天的月亮倒是还蛮明亮的,可惜穿过玻璃窗照亮空旷的职员办公室显得有点阴森。

“叮咚——”手机屏幕一亮。

苏沐秋腾出手来解锁,是叶修发qq消息来了。


一叶之秋:回家不?

秋木苏:准备回去了,你回家了?

一叶之秋:一觉都睡醒了

一叶之秋:收拾东西呢?

秋木苏:嗯

秋木苏:并不想跟你说话

一叶之秋:哈哈哈哈哈明天想去哪里玩?

秋木苏:床上


想说躺床上睡一周末的苏沐秋回完,又觉得不行,他连忙放下手上的文件夹,长按那条消息选择了撤回,又重新回了一条。


秋木苏撤回一条消息

秋木苏:沙发上

一叶之秋:不想出去?

秋木苏:我已经三天没回家了,想他

一叶之秋:我知道了。

秋木苏:[对方不想理你并且向你丢了一记落花掌.JPG]


苏沐秋丢完落花掌打了个哈欠,收拾好办公桌后靠着办公椅晃了一会儿,不晃不要紧,一晃整个人清醒的细胞都被抽干净了,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他隐隐约约听到异常的响动,心里一惊,直起身子看向桌上的手机。

有些怕鬼的苏沐秋轻轻咳了一声给自己壮胆,他伸手去摸桌上的手机,这种时候最能给予自己安全的就是男朋友了,结果刚解开锁,就看到了屏幕上叶修发来的消息。


一叶之秋:对了,沐橙前两天收了个快递,说店主把她抢的特典寄错成恐怖光盘了,她气得不行。

一叶之秋:光盘还在,明天看不?

一叶之秋:[图片]

苏沐秋:可怕


苏沐秋突然觉得后背一阵阴风吹过,他困得直打哈欠,偏偏看过那光盘封面后又有点心慌,匆匆拿起外套就推门出去。

他现在满脑子的恐怖片恐怖片,心里想跟叶修说话,重新摸起手机打了个落花掌的表情和文字试图把那张恐怖图片刷过去。


一叶之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我们还能干嘛?

秋木苏:[对方不想理你并且向你丢了一记落花掌.JPG]

秋木苏:可啪!

一叶之秋:哦,好的宝贝

秋木苏:????

秋木苏:你是不是ZZ了


苏沐秋又打了个哈欠,嘟囔了几句撇着嘴把视线挪开了,但是嘴角不自觉地就往上扬了几分,他开心的时候就喜欢用手指磨蹭着东西,他拇指在屏幕上轻轻地滑动,刚才心头萦绕的害怕早就烟消云散了。

出了公司的大门,一路上只有路灯亮着,有些地方还没月光明亮呢,他抖了抖外套,刚披上就在不远处的门口看到了一个人影。这人微微倚在柱子上,指间夹着支烟让它自己燃烧着,白烟一缕一缕地向上飘,最终消失在半空中。

他似乎一直在等苏沐秋,见他出来了,就把烟掐灭了丢进垃圾桶里,快步地走向苏沐秋,手一伸,把人搂进了怀里。

“你不是在睡觉?”

“嗯?我不是说我一觉睡醒了吗?”

“……”苏沐秋眯着眼,满脸困倦地在叶修的颈间蹭了蹭,语气不由自主地轻快了起来:“那你还特地起床过来?突然这么温柔我都不认识你了,出门刷牙洗脸了没?”

“还不是苏大大说想我了,正好我就下来买个夜宵。”叶修揉了揉苏沐秋的后脑勺,亲了亲苏沐秋的耳尖,看着他变得通红才问:“你要不要试试看?”

苏沐秋躲开了一点,转而凑上前去吻住了叶修,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将自己送到对方的嘴边,任由叶修舔吻了一圈再勾着他柔软的舌头卷进他自己的口腔,纠缠搅动着,直到两人肺里的氧气都亮起了红灯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你用了我的牙膏。”苏沐秋舔着嘴角,笑了两声。

叶修替他把嘴边的晶莹蹭去,顺手揉了揉苏沐秋的脸颊,看来是真的累了,脑袋歪在他的肩上软声说:“我好困啊,我想我的床,我的枕头,我想马上投入它的怀抱。”

“听着自己的媳妇儿在耳边说想投入别的怀抱,我的心都在滴血。”叶修放开了苏沐秋,让他半靠在自己的肩上,牵着他的手沿着这条路往外走。

“叶修,你有没有良心。”苏沐秋嘟囔着,“这可是有监控区域,我都不要脸了跟你接吻,你还说这种话。”

叶修没说话,握紧了苏沐秋的手轻轻地笑,夜色静谧,晚风一阵一阵吹在身上十分的温柔。


苏沐秋一回家就手脚并用脱掉了身上除了内裤的所有衣服钻进了棉被里,被窝里还有叶修离开时留下的一点点暖意,充满了熟悉的气息。苏沐秋满意地蹭了两下,等到叶修拿着他的睡衣转身,人已经睡着了。

一脸毫无防备,还有一丝红肿的嘴唇微微张着,睡熟了。

叶修把睡衣丢回衣柜,脱掉了衣服钻进去,给苏沐秋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亲了亲他的额头,也打了个哈欠入睡了。



第二天苏沐秋是被胃里翻天覆地地绞痛给饿醒的,他醒来皱着眉缓了好一会儿,才扯开嗓子喊:“叶修——我好饿!做饭了吗?”

“桌上!出来自己吃!”叶修在客厅里回他,卧室的门敞开着,正好看到叶修穿着恐龙拖鞋端果盘进客厅,苏沐秋萎靡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就冲出了卧室。

叶修和苏沐秋的手艺说不上太高,但是填饱对方的肚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尤其叶修煮白粥的稀稠程度是苏沐秋最喜欢的,两碗下肚一早的心情有了质的飞跃。

不对,太阳已经晒屁股了,苏沐秋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三点钟,怪不得被生生饿醒,他把碗筷一撂:“我去洗澡啦。”

“先洗碗。”翘着二郎腿在看电视的叶修说,“昨天为了把你搬回来,我夜宵都没买,一大早还要起来给你煮饭吃。”

“鬼扯,一大早,你最多比我早起了俩小时。”苏沐秋鄙视着叶修,洗过碗后还顺手把锅给刷了,“明天你有事吗?”

“没有,再加班,我就要成为枯萎的祖国花朵了。”

“有你这么救死扶伤的吗?”苏沐秋嗤笑了一声,甩干了手上的水,“食人花吧?”

“食苏花?”

“我呸,真好意思管自己叫花朵。”

“重点是前面两个字。”

“嗤嗤嗤——”苏沐秋做了个超级幼稚的按喷头动作,“我要去洗澡了,你自己用去污剂喷喷。”

“内裤不要忘记带进去。”

“……”

苏沐秋实习那年每一天早出晚归,忙得昏天黑地,叶修一星期也是有三五天不在家,当时还在热恋的两人仅有的交集就是双休时间。

过了两年就没有忙得那么被动了,只不过他们还会保留着过周末的习惯,像是家庭日似的,如果苏沐橙在家就带她出去玩,苏沐橙不在家他俩就哪儿也不去在家腻歪。

苏沐秋盘腿坐在沙发上,叶修坐在他身后给他吹头发,对面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恐怖片光盘,里面少说有十部合集,全部超清蓝光,家里的电视还配了音响,窗帘一拉还真有点阴森森的。

“…………”苏沐秋忽然倒吸了一口气,叶修偏头看了他一眼问,“烫到了?”

“不是。”苏沐秋索性闭上眼睛,心想叶修是不是故意的,只好再次出声提醒:“你记得昨天和我聊了什么吗?”

“记得啊。”叶修飞快地回答,他话音刚落,想起什么似的关掉了吹风机,还把插头给插了,用手搂住苏沐秋的腰把他往后拖进了自己的怀里,手掌隔着棉质的睡衣贴在他的肚子上,笑呵呵地说:“怪我,记性不好。”





长图微博补档

叶苏论坛




END


不要阻止我乱刀砍死lofter!




评论(13)
热度(300)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