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北极方柔也是真爱~🔒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修伞】吸烟室

ABO日常甜向

*慎入 【已补档】

-

苏沐秋头一歪,本就坐的有点倾斜的身体顿时一滑,半倒在椅子上彻底被惊醒了,身旁应该坐着的人不见了踪影,整个候机室都非常的安静。夜太深了。

跟度蜜月似的年假结束,回H市的飞机却延迟起飞,两人只能坐在候机室掐着表等着清晨的到来。苏沐秋浑身乏力地坐起来,扭了扭酸胀的胳膊和脖子,自家alpha熟悉的气息还紧紧的环绕在他周身,如同骑士一般。不过左右环顾了一圈,没见叶修。

候机室里坐着的人大多都在打瞌睡,或是低头看手机打发时间,苏沐秋揉了揉眼角,等了好一会儿依旧不见叶修人影,顿时知道他干嘛去了。

两个男人出游要不得太多东西,为了不吵醒别人他小心地拖着轻巧行李箱,直走右拐,远远地就能看到一排小隔间,每间能呆四五个人左右,四面都是由磨砂玻璃隔开的,再稍高一点的地方是透明玻璃,能露出一个成年男人的额头。

苏沐秋扫了一圈,钻进了最角落那间,里头一片烟雾缭绕,跟叶修独特的信息素混淆在一起,不知道的还当是挤了一堆烟鬼在里头。

叶修就半倚着玻璃墙,夹着一根已经燃烧过半的烟吞云吐雾着,微微仰着头,左腿轻搭在右腿上,浑身重量都斜落在右腿上,表情那叫一个享受。

“你这是一下抽了多少?”苏沐秋挥了挥环绕的烟雾,皱着眉走了进去,行李箱随手一搁,把叶修夹在指间的烟顺到自己的指间,无奈地说道:“这日子没法过了。”

叶修一愣,凑过去亲了亲苏沐秋的嘴角,“哪能啊,媳妇儿最重要。”陶醉地深呼吸了一口,烟草味与自家omega温柔缱绻的清酒香一同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胸腔,足够让他醉了。

苏沐秋顺手把烟掐灭在一旁,一看时间,还有两三个小时才登机,可他那点睡意早飞得一干二净了。叶修看到苏沐秋看表的样子,忽然笑了笑,快步走向门口。

苏沐秋当他要走,连忙追上,才走了两步就被搂着肩膀压在玻璃上吻了一阵,alpha略显侵略性地信息素顿时在苏沐秋的舌尖炸开,专属对方的气息顿时就让他浑身一软,加之叶修的吻技一流,三两下就撩起了苏沐秋的欲望。

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场合。苏沐秋暗骂了一句,跟叶修一吻结束,微微喘着气掐了叶修一下,警告他:“给我忍住!”

“做不到。”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是个通风口坏掉的吸烟室。”叶修搂着苏沐秋的腰往前压了压,刚才他把[设备维修]的牌子放到了这个隔间的门口,夜这么深,本身就没几个人会来抽烟,叶修释放出的信息素强烈又霸道,这样一来更是没人会来发现这里的一点点小秘密了。

“你没吃机餐。”见苏沐秋半天不说话,叶修环住他的腰,将脸颊贴在他的鬓角,轻轻磨蹭着,自家恋人熟悉的味道中牵带着丝丝缕缕自己的气味,想要把他揉进怀里。

叶修的气音惹得苏沐秋耳后一片通红,他撇了撇嘴,反驳:“你不觉得很难吃吗?”

“我吃完了。”叶修回答。

“口味不同,是准备怎么谈恋爱?”苏沐秋叹了口气,叶修的手掌心十分滚烫,在他的后背来回抚摸,惹得后背一阵酥麻。贴在苏沐秋耳垂的嘴唇慢慢下移,沿着颈侧,柔软的舌头扫过,准确地捉住了他的弱点,含含糊糊地问:“为什么吃抑制剂?”

苏沐秋被恋人一句话问地微微一愣,顿时觉得有点哭笑不得,顺从地把手搭上叶修的后背,小力地甩了一巴掌,说:“马上就要到发情期了呗,亏你是医生,抑制剂什么用不知道?”

叶修轻轻地咬了苏沐秋一口,本来还笑着的人变了脸色,惊呼了一声往下滑了点,幸亏叶修伸手把他托住带在怀里。alpha的占有欲从不会让omega感到不适,反而心里欢喜得很,爱是互相的,这种随之衍生而出的情感更是如此。

“有我你还需要什么抑制剂?”叶修感到与他拥抱在一块的恋人身体开始升温,抱在怀里暖洋洋的,像他这个人,永远如同一颗冬日里的太阳。

“回去还有工作呢。”苏沐秋软声安慰对象,给出了合理的解释,环着叶修的后背,轻轻打了个哈欠,身上原本清清淡淡的酒香忽然浓郁了几分,他赶紧抬起头警告地看着叶修说:“别撩我。”

“本能啊,有什么办法?”叶修一脸无辜。

无辜才有鬼,苏沐秋表情十足的鄙视,他吃过抑制剂,要不是alpha主动撩拨,他应该可以平静度过这次发情期,顶多下次被做得狠点。

与叶修的年假旅行前两人忙于工作,有一小段时间没见面,小别胜新婚,一路上叶修就没吃过素菜。自认为喂饱了自家alpha的苏沐秋果断在上飞机前吃了抑制剂,谁知一顿饭吃不下就被叶修发现了。

“很累?”叶修其实也只是逗逗苏沐秋,见他半阖着眼,连忙把人搂紧,揉了揉他后脑勺的头发。

苏沐秋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把下巴搁在叶修的肩上蹭了会儿才憋出一句:“没那么夸张,行了回去你坐着睡会儿,预约你的病人队伍不是快排到医院门口去了?”

“这么夸张,醋坛子翻了?”

“美得你。”苏沐秋笑着白了他一眼,把人松开推了推,没推开,只好将就着眼下的姿势说:“后天我要跑一趟A市谈合同,咱们一起回去补个眠。”

叶修把人松开,顺手把行李箱拖起,牵着苏沐秋的手走向候机室。

苏沐秋跟着走了有一会儿,才抿着嘴笑了,琥珀色的双眼清澈见底,倒映出叶修的身影,他专注地盯着叶修看,只要叶修在身旁呆着,他就会清晰地感觉到维持他们之间关系的并非本能,而是非对方不可的爱情。

候机室依旧安静,苏沐秋跟叶修肩碰肩坐着,没过十分钟苏沐秋就往叶修肩上倒,晃晃悠悠差点翻下椅子。叶修把人扶好,索性歪头抵着苏沐秋的头顶,软软的发丝划过他的脸颊,蹭得好痒,带着一点只有叶修能闻见的酒香。

叶修的酒量极差,加上常年前一秒还在休息下一秒就要披上白大褂上战场,他更是滴酒不沾,即便如此叶修依旧有独特的品酒方法,属于他一个人的美酒。


这一趟玩得尽兴了,一会到家两人倒头就睡,苏沐秋第二天迷迷糊糊起床的时候,被窝里身旁的位置已经凉了,他翻了个身把胳膊伸到叶修躺过的地方,脑袋一挪埋进了叶修的枕头里。

动作有些幼稚地蹭了几下,“唔……”完了才撑着胳膊坐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摸进浴室洗漱。

叶修被苏沐秋纠正了不吃早餐的习惯,他去上班前准备好了早餐放在桌上,正好苏沐秋起床整理好出来还能吃上温热的早餐和牛奶。很不像叶修会做出的事,苏沐秋念大学的时候每天给他带早餐的时候可从没想过未来会是这样。

他吃着吃着脸上露出几分笑容,面包片上涂的草莓酱酸酸甜甜的。收拾好餐具就出门上班了,上车前没忍住给叶修发了条短信:“手艺见长!”

“叮咚——”

“机器烤的。”叶修回他。

“把握得住时间也是个优点。”苏沐秋收好手机,理了理领带回了公司,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这一忙就忘记了时间,肚子开始强烈抗议时他才揉着眼睛靠在椅子上换了口气,桌上摆着秘书给他送的便当,早就凉透了。

苏沐秋拍了张照片,发给叶修:“大医生,晚上吃什么呀?”

“分我一口。”叶修五分钟之后才回的,紧接着又是一条:“哟,听说一会儿聚餐。”

“………………”苏沐秋把手机拍回兜里,埋头吃便当,这叶修刚放完假回来就赶上聚餐,而他呢,一个人在办公室吃便当,还凉透了。

兜里“叮咚叮咚”响个不停,苏沐秋咽下一口饭,又心软地摸出手机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撑着下巴盯着手机屏幕。

“怎么不理我?”

“晚上回家不,给你带一份外卖,热的。”

“真不要啊?这么好的机会。”

“沐秋!便当给我留一口!”一看他的语气苏沐秋就知道叶修的聚餐泡汤了,他点了会儿屏幕,还是没理他。随手点进网页刷新闻,一份冰凉的饭被吃了个干净。

“不好吃。”他回叶修。

叶修正在休息间打瞌睡,途中醒来就跟苏沐秋互发几条短信,聊些没什么意义的话,瞌睡过去了就好久不回,就这么一夜过去,第二天两人又各自呆在工作的地方到深夜。

凌晨四点多叶修被叫起来进了急诊室。

叶修的手机摆在办公室的桌上,响了一会儿又陷入了平静。

一个苏沐秋的未接电话,以及他交待自己要去A市的短信和航班信息。

叶修洗过手,把白大褂脱下来挂在衣架上,alpha到底不是铁做的,他有点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靠着椅子转了会儿,拨了苏沐秋的电话。

“喂?”苏沐秋的声音有点哑。

“到了?”

“嗯,刚到酒店。”苏沐秋看了一眼手表,正是早晨八点,他笑了笑问:“刚做完手术?”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苏大大。”

苏沐秋在那头笑了一会儿,声音软软的,听上去特别舒服,他说:“那你回家好好睡一觉,我整理一下资料就出门。”

“好,早点回来。”

“航班都发给你了,等不了就来接我啊。”苏沐秋边整理资料边说,跟叶修相识相恋这么多年,对方的脾性早就摸透了,如果不忙他一定会抽出时间过来,忙他也会老实地说,不会为难自己。正是因为这样,苏沐秋才能更坦诚。

“好。”叶修笑着回答。

苏沐秋忽然觉得很满足,挂掉电话之后就出门了,不过可能是因为心情太好的缘故,桌上的抑制剂被落在了床头,他买了今天回去的机票,索性退了房出发。

工作顺利结束,苏沐秋笑着跟对方代表聊了一会儿表示自己还要赶飞机,下次有机会再请客。

“苏先生看上去不太舒服,不改个航班吗?”

苏沐秋摇了摇头,他站了起来,突然觉得头有点昏,但还是镇定地回答:“没关系,从这里回H市只用几个小时,我朋友会来接我的。”

对方没感觉到苏沐秋身上本该对一般alpha有着致命诱惑的信息素,心下就明白了,他已经被标记过了,即便是发情也不会对外人有感觉,只好遗憾地跟他告辞。

苏沐秋除了有点头晕和乏力之外倒是还好,他赶到机场时已经很晚了,航班又延迟了一个小时左右起飞,十一点半才出发。

他一路上都昏昏沉沉的,体内潜伏着的困兽蠢蠢欲动着,只等心属的alpha一出现就破笼而出。苏沐秋有点郁闷,他不经常用抑制剂,发情期也向来稳定,没想到这次还是出了乱子。身体里像是着了火似的,双颊都透着红润。

这种时候他应该立刻通知叶修来接他,虽说被标记过了,在陌生的地方发情,omega本能地会觉得不安。可如果把叶修叫过来……说不定……

苏沐秋苦恼地揉了揉眉,心想算了,反正飞机上不能用手机,先忍到H市再说。抿着唇静静地坐在角落里,身旁坐着的是一个小女生,带着耳机正在打瞌睡,她离苏沐秋很近,能闻到他抑制不住的酒香,一开始是清清淡淡的,久了又觉得十分的浓郁,让人沉醉。

她有点犹豫地看了他一会儿,问道:“你还好吗?”

苏沐秋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支着下巴去看窗外的白云,盯久了,又有点想叶修了。这一想真是糟糕,浑身都僵住了,耳尖红透了。


微博长图补档

叶苏论坛


END

评论(29)
热度(502)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