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自东南 05 [异界西幻]

前文:01  02-03  04

今天是苏苏的主场


05.

贼船上去容易下来可就难了。

叶修跟苏沐秋没入这片雨林后,后边的执法队是想追也没法追上了,只能采取散开的方式展开地毯式的搜捕。

对于自己上了贼船这样一件不得了的事,苏沐秋除了最初的两句话之外就没有再多的表示了。他同样有一种从骨子里钻出来的冒险精神,前路充满了未知,却也充满了惊喜。

“稍等、去那边瞧瞧!”苏沐秋抓住叶修的衣袖,他抬起左手,袖袍下的手遥遥指着西北边的一片沼泽,被笼罩在一片朦胧白雾中。

叶修当然没有忘记昨晚跟苏沐秋的约定。

他脚下步子微转,朝着那个方向飞掠而去。

“我们好像是在逃亡。”叶修说。

苏沐秋点头:“正是,不过已经被甩掉了。”

叶修轻笑了两声,不过稍微有些中气不足,他搂着苏沐秋落在沼泽外十米处的树藤上,提醒道:“多数药草都伴生有守护魔兽,小心些。”

苏沐秋的长眉微微挑起,他的家乡也是如此,越是于人有益的灵药身旁伴生的灵兽也就越强大,他含笑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的。”

“我陪你进去?”叶修说。

“不必了,刚才一路你耗费了不少魔力,身体恐怕撑不住。”苏沐秋低声拒绝了,他这才有点不自在地挣开了叶修的臂膀,轻咳了一声,目光落在迷雾中的一株植物,火红的叶簇着一团雪白的果子,每一颗不过珍珠大小,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打不过就喊我,不用害羞。”叶修不阻止苏沐秋,只是笑道。

“我如果打不过,你可以准备逃命了。”苏沐秋瞥了叶修一眼,后者现在的情况可不容乐观,有苏沐秋的伤药在,只要他不被人照着伤口再砍一刀绝对不会再有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内伤。

苏沐秋体内运转的是内力,而叶修是魔力,运功疗伤是别想了,只能通过外力下手。

“我看着像会丢下你逃命的人吗?”叶修摊手。

“像极了。”苏沐秋看了叶修的脸一眼,忽然笑了出声,他一身白衣飘逸出尘,脚尖一点就冲向了那株果子。


这株赤叶果生长在杂草丛生的泥沼之中,火红的叶上还滚着几滴露珠,出淤泥而不染。苏沐秋脚尖点在一块新落下的木桩上,木桩被沼泽吞噬,他也抓住了茎条轻轻拔起不带一块淤泥。

苏沐秋手一翻,赤叶果已经进了他的储物袋中。

而两下的沼泽突然不断地冒出气泡,乍一看还以为是沸腾了,一团被泥沼裹得结结实实的怪物从中冒了出来,带着愤怒袭向苏沐秋。

同时沸腾的气泡冒出了一股股腐烂的气息,苏沐秋连忙用袖子捂住口鼻,“居然还下毒!”他吞下一枚解毒丸,从袖间抽出一枝树枝。

真气灌入,抽向那团沼泽怪物。

看着普通平常的一招,含着风雷之势生生斩去了泥怪一半的淤泥,下头露出的一双墨绿色的眼藏着,露出几分畏惧又有几分不甘心。

苏沐秋忽然顿了一下,将赤叶果的叶和果齐齐斩下,留出根茎丢回泥沼地,然后不再看泥怪,飞身回到了叶修身旁。


刚才的一切都被叶修看在眼里,连同他把根茎丢回沼泽的行为,叶修没动,笑着问道:“不全带走?”

“灵兽也好,魔兽也罢,他们多是守着一株灵草许多年,得给人家留点期盼不是,十回成熟总能吃到一次。”苏沐秋说着。

“沐秋这心真是软。”叶修说着伸出手点在苏沐秋的心口上,语气还是跟平时差不多的调笑,却给人一种很正经的感觉。

“医者。”苏沐秋笑着应道,琉璃色的眼眸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叶修就半靠在树干上看着苏沐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他,这个人来自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风俗人情跟魔幻大陆天差地别。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从苏沐秋嘴里说出来的江南群山、莲蓬小镇,那是温柔如水的,正如同他这个人,有一颗柔软善良的心。

不过这人的温柔很少从嘴巴里说出来,他轻哼了一声说:“不过这要是第十回成熟,还被抢来给你吃了,你可真真是罪大恶极。”

“那我去抓他来问一问,这是第几回成熟了。”叶修说。

苏沐秋一愣:“这还能问?”

“当然了!”叶修认真地点头。

苏沐秋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算了罢,我瞧你这倒霉像指不定就真撞上人家的第十回。”

叶修唇角一勾,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苏沐秋的脸颊,忍了又忍,最终还是笑了出声,说道:“咱们走吧。”

苏沐秋脸上一热,刚要躲开,就被叶修揽住了腰往地面落去,他挣扎了一会儿怒道:“叶修!你又耍我!”

“哪有?”

“去,去吧泥怪抓来问问,这是第几回了!”

“问过了,第十回。”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胡扯,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人不好猜是真是假。

“……”

叶修问:“怎么不说话了?”

苏沐秋咬了一会儿牙还是问出口:“接下去要去哪儿?”

“知道沐秋担心我,所以不跟他们玩儿了,我们先去阿尔城,离这里倒也不远。”叶修半句调戏半句正经地说着。

苏沐秋一阵纠结,还是选择性失聪,问道:“阿尔城?”

“是个人族小城。大陆各族中以人族数量最多,虽然不是最强,却是最有可能性的一个种族,人多而杂,是最好混过去的地方。”叶修解释道。

“这么偏远的地方你竟然都能把每一处都记清楚。”苏沐秋有点惊讶地看着叶修,后者对大陆的格局还有各族之间的关系都理的很清楚,落难之前一定是一个非同小可的人物,由此可见他的敌人一定也不会多弱。

可能是看穿了苏沐秋的想法,叶修的目光难得放柔软了,他摸了摸苏沐秋的头,说道:“不用替我担心,等我伤好了,他们奈何不了我的。”

“那你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叶修仔细想了想,突然伸出右手垂了一下左手心,恍然道:“看来没错了,是为了遇见你。”

“……”苏沐秋瞪了叶修一会儿,羞恼地脸上一红,气道:“胡言乱语!”

叶修呵呵一笑,隔着轻薄的袖子抓住苏沐秋的手腕,跟他在还有些湿滑的丛林中走着,步子不算快,却流露出强大的自信,这种气质是难以伪装出来的,早已成为他本身的一种特质。


苏沐秋跟叶修并排走着,脚下的路甚至都称不上一条路,却好像能走很久很久,一直走下去。



TBC

评论(5)
热度(79)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