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北极方柔也是真爱~🔒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修伞】吵完架之后

日常甜向 脑洞来自之前梦到的几个画面。【已补档】



-

“砰——!!”干净利落的摔门声还在耳边回响似的。跟叶修吵完一架的苏沐秋心烦的揉着头发在外头闲逛着,一会儿想到桌上吃到一半的草莓,一会儿又想到叶修的脸。


苏沐秋轻咳了两声,脚步逐渐慢下来。


落日彻底没了踪影,六月底的傍晚有几分凉爽,微风往身上一吹,满腔的愤怒也随之散了大半。苏沐秋手插在裤兜里,穿着人字拖晃悠出了小区。


偶尔也会和叶修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对喷,气到摔门、冷战都有过,不过那都是还年轻时候的事了。谈个恋爱差点没把人折腾死。


这两年苏沐秋身体不太好,也就更多地去和叶修好好说话,后者从不是个会无理取闹的人,吵架逐渐告别了他们的生活。


路边的行道树摆动着枝叶发出沙沙沙的轻响,苏沐秋深呼吸了一下,清新的空气在肺部循环一周,连带着心情也轻快了起来。


苏沐秋规规矩矩的靠着墙走,耳边突然响起招呼声与刹车声,他扭头去看,停下的单车上坐着的孙哲平单脚落地保持着平衡。他朝苏沐秋挥了挥手,说道:“你怎么在这?”


这是哪儿?


苏沐秋环顾了一圈,无语的摇摇头,说道:“瞎逛逛。”


“心情不好?”


“你怎么在这里?”苏沐秋索性跳过了这个话题,打量了一眼孙哲平,后者拍了拍车头说道:“饭后锻炼,你怎么样,听叶修说身体好的差不多了。”


“没那么严重,身体倍儿棒!”苏沐秋笑了笑,他和叶修的事,朋友们基本上是都知道,也从没有试图去隐瞒过,要真说不知情的就是叶修的父母了。


“我载你回去?”


“你行吗?我这体重实在的很。”


“本来还想抄近道把你带回去,现在你就多吹会儿风吧!”孙哲平摆头示意苏沐秋坐后边去,等人一坐稳就大力一蹬踏板上路了。


天色已经昏暗了,晚风吹来格外的舒服。


苏沐秋有点享受的眯着眼睛,心想叶修现在在家干嘛呢,如果回去客厅里有烟味就把他从阳台扔出去。


“你跟叶修吵架了?”


“孙哲平,你怎么变这么八卦!”苏沐秋惊讶地问道。


“希望你区分一下八卦和关心好吗?”


“好的,那你怎么突然这么贴心,风格不对啊!”


孙哲平骑着车,说话稍微有点短气,他没再追问下去。夜色越来越浓,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有时候苏沐秋还会笑出声,干净的笑脸看上去格外的帅气。


“快到了……”孙哲平话刚说完,就停了下来,单脚落在地上,车子微微倾斜,侧坐着的苏沐秋惯性地跳了下来。


“这就载不动…………”苏沐秋正想嘲两句,就见穿着白T人字拖微微喘着气的叶修站在不远处,他有点心虚的瞥了一眼孙哲平的后座,等着叶修走过来。


“我先走了。”孙哲平有脱身道具,车头一转,扬长而去。


“走丢了?”叶修说话有点喘,他看了孙哲平的方向一眼,实在想不出苏沐秋刚才摔门离家出走是上哪儿去了。


当时苏沐秋能气到摔门,叶修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站在阳台抽了会儿烟,等身上的味道都被晚风吹干净了才回的房间。


然后叶修就出来找人了。


再然后就撞见苏沐秋坐在孙哲平的单车上说说笑笑。


明知道这没有什么,叶修却罕见地觉得焦躁了起来。


苏沐秋没看叶修,往前走了一步,等叶修也迈开步子才收回斜睨他脚步的目光。


叶修把手上的外套递给苏沐秋。


穿好衣服之后,叶修也没再说话了,吵完架之后例行冷战开始了,两人回到家,默不作声地收拾残局洗澡吹头睡觉。


苏沐秋窝进被子里,背后是叶修吹头发的声音,就吹了会儿头顶功夫他已经好了,收拾东西关灯睡觉。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苏沐秋翻了个身,毫无睡意的盯着天花板,而叶修却已经进入了梦乡。他伸手去戳了戳叶修藏在被子底下的手背。


失眠的人将手藏在被子底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叶修的手指,也许是觉得痒,叶修把手一翻压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将他攥在手心。


就像往常一样。


苏沐秋往叶修身旁挪了挪,脑袋抵着他的肩膀,熟悉的气息把他团团围住,他心想今天下午不该都叶修发那么大的火……但是,也不能这么简单的就决定跟他一起回家啊。


“还需要时间。”苏沐秋想。


也不是说害怕叶修的父母激烈反对…………


他叹了口气,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睡得早的叶修醒得也早,他皱了皱眉艰难地睁开眼睛,手才动了动就察觉到自己牵着苏沐秋的手睡了一夜,苏沐秋侧着身子,头发睡得乱糟糟的。


他伸出手去撩开苏沐秋的刘海,指腹在他脸颊上轻轻地磨蹭了两下,然后抽出手起床洗漱做早餐。厨房的动静把苏沐秋吵醒了,他洗完脸找不着梳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从房里出去。


“茶几上。”叶修提醒他。


“不生气了?”


“苏大大昨晚都主动投怀送抱了,开心还来不及。”叶修把煎蛋吐司端出来搁在餐桌上,朝他招了招手。


苏沐秋举着梳子走进厨房无语地说道:“谁投怀送抱,我听不懂!”


“呵呵。”叶修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


“……”好吧,确实叶修的睡相很好不会随便把人往自己身上圈。苏沐秋哼了一声不理他,用梳子敲了敲叶修扶在他后脑勺上的手背。


叶修倾身过来,吻了吻苏沐秋的嘴角,笑道:“睡不着怎么不把我叫醒,狠狠的往怀里钻啊。”说着往边上挪了挪,撬开苏沐秋的牙关闯了进去,柔软的舌到处肆虐,与苏沐秋的反击纠缠在一起交换了一个湿热缠绵的吻。


大清早就发情,苏沐秋抵着叶修的肩膀把他推开,抿了抿发红的唇瞪了他一眼,鄙视道:“你当我白痴啊,那还有得睡?”


叶修哈哈笑了两声,顺手在他的后腰拍了两下说道:“吃饭。”


洗碗落在了苏沐秋身上,刚打开水龙头,从天而降一条围裙套在了他的脖子上。温热的身体也贴了过来,轻巧地将带子系好再搂着他的腰。


“干嘛?”


“嗯?穿围裙啊。”


“一共就5个盘子,两个杯子。”苏沐秋由着叶修从后头黏着他,双手不停地洗着盘子,“下巴挪开,很疼啊。”


某人一挪,温热的呼吸就扑进苏沐秋的脖子里。


“还不滚开?”


“吵完架咱们得再联络联络感情。”


苏沐秋一愣,太久没吵架摔次门就把叶不要脸的玻璃心摔碎了?虽然黏黏糊糊的让人怪害羞的,但还是让他再抱会儿?


正当苏沐秋走神的空当,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把手伸进围裙后面,把苏沐秋的裤腰带解开了。


“就知道你不安好心!”苏沐秋隔着围裙按住叶修的手,扭头去瞪他,猝不及防地被吻了个结实,柔软湿热的舌立刻闯了进来,扫过牙床,将能到的地方都侵袭了个遍,苏沐秋有点蒙圈了,口齿不清的问:“在这?”



——————————————



对啊就在这

——————————————



END

评论(22)
热度(365)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