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妖与除妖

【已补档】 千年老妖x学生副会长除妖师

最近总是梦到叶神(。•́︿•̀。)苏的不行!昨天梦到修伞+大孙了,身体不太好的小苏哥和叶神吵架,离家出走遇到了骑单车的大孙,坐在后座兜风一圈被叶神撞见就吃醋了然后……

然后忘记了,下面走正文


-

现世的夜晚充满了奇幻和危险,人群中潜伏着大量的妖怪。

除去小部分的无攻击性的妖怪,大多人类看不到的都是没什么主观意识的低级妖怪,它们也基本上只会听从上级的命令来害人。

高级一些的妖怪拥有人形,看上去跟人类无异,更加的狡猾也更加残忍。

苏沐秋是荣耀高中的学生会副会长,同时也是一名天才除妖师。

只是最近苏沐秋有了一些麻烦。

-

九月份开学,这一批新生中混进了一个高级的妖怪,可以感觉到对方非常年轻但同时很强力,隐藏的很深。另外苏沐秋在调查的时候总有一股力量在阻碍他。

苏沐秋无奈只好找好友学生会长商量,学生会长是一名叫做喻文州的高二生,人很和气。虽说喻文州的资质不如苏沐秋,可动起手来不比任何人要差劲。

“你觉得会是谁?看上去有靠山的样子。”苏沐秋坐在会长的椅子上,懒洋洋的支着下巴,水笔在指尖花式转动。

正在给花浇水的喻文州头没抬,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虽然引起了几次骚动,不过没有人受到伤害,行事风格上可以把范围缩小到一年生里比较惹人注目的。”

“哇,那可不少,不过有范围就有目标。”苏沐秋想到一年生头就大了,搁下笔趴在文件堆里:“对了二年的几个转学生也不简单啊,麻烦,不想面对他们。”

“呵呵,前辈想说的是……”

“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喻文州的话。

“请进。”苏沐秋直接应声。

门被打开了,一个抱着一叠资料的男生走了进来,高高瘦瘦的眉目里就带着很自然的笑意,苏沐秋从文件里抬起头,朝喻文州示意。

喻文州放下水壶转身,没有注意到花盆里的植物畏缩的晃动了几下。

“社团调查表。”来人把资料放在书桌上比较空的地方,他的手压在资料上,这双好看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手顿时吸引了苏沐秋的注意力,苏沐秋眯着眼看了叶修半天,却怎么都看不出他那里不对劲。

很普通。

“看什么呢?副会长。”叶修手动了一下,笑道。

苏沐秋轻咳了一声,站起身来对喻文州说:“我走啦去接沐橙,有消息再联系!”

其实这不是苏沐秋第一次见到叶修,打从叶修转学来之后,他就总能在学校的各个地方看到他的身影,以至于苏沐秋怀疑上了他。

结果是完全没问题,无论多少次刻意的观察,他就是完全普通的一个转校生而已。

可潜意识就让苏沐秋停留在这个环节无法忽略。

越来越频繁的注视,苏沐秋发现他对这个人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一种不应该产生的兴趣。

这导致寥寥几次交谈基本都终结在苏沐秋的嘴里。

苏沐秋关上会长室的门,还没走两步,就被叫住了。

“苏沐秋学长。”叶修追上苏沐秋,跟他并排走在一起,往常叫苏沐秋学长的人不在少数,可给叶修一叫他就浑身不自在,苏沐秋罕见的没礼貌的回答。

“学长看上去不太喜欢我。”

“有点。”诚实的苏沐秋回答。

“为什么?”叶修问。

“呃……”总不能说你看上去像个妖怪吧?也不对,闻上去?感觉上去?反正就是像妖怪!苏沐秋想。

叶修突然笑了起来,他把脑袋凑到苏沐秋的耳边说道:“学长真是诚实啊。”说着直起身子,分明是懒洋洋的样子,步伐却快了起来。

“叶修!”

“嗯?”叶修停下两步,转身看他。

“没事,你去忙吧。”苏沐秋见有拐道,连忙拐弯了。

停在原地的叶修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不愧是天才除妖师,还挺敏锐的。”

而这边已经离开的苏沐秋有些奇怪的揉了揉后脑勺,例行公事似的绕去了高一的教学楼,他往苏沐橙的教室走去,刚停下脚步里头就冲出来一个人,一见他堵在门口怪叫着举着手从他的身旁侧身而过。

那人和他惊险的擦身而过之后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他的表情有些尖锐。苏沐秋眼神一凝,盯着这个活泼过头的少年看。

“黄少天,你怎么了?”闻声出来的苏沐橙一走出来就看到同桌目光不善的盯着哥哥看,那模样像极了炸毛的小狮子。

“哎呀,苏妹子啊,没事没事,差点撞到人了吓了一跳。”黄少天脸立刻变了,凑到苏沐橙的身旁,哥俩好似的把胳膊搭在苏沐橙的肩膀上。

苏沐秋毫不客气的把苏沐橙从黄少天的胳膊底下捞出来,黄少天憋了小半个学期,老早就忍不住了,见状挑衅的朝苏沐秋笑露出了晶莹的虎牙。

黄少天自知还不是苏沐秋的对手,撩拨完就回教室了,苏沐秋拉着苏沐橙的手说:“今天先回家,对了你记得,离那个黄少天远一点。”

“他是我同桌。”

“画三八线!”苏沐秋说。

“哥哥,这样会不会幼稚了点。”

这边苏沐秋和苏沐橙刚走,一年二班的门被轻快的敲了两下,黄少天抬起头,叶修靠在门上冲他勾了勾手指:“少天。”

……

高一的妖怪总算是揪出来了,那个周五的晚上,在公园的空地上苏沐秋就跟黄少天打起来了。

黄少天没有害过人命做的事基本无伤大雅,能看得出他年纪偏小性子比较顽劣比较野,虽说苏沐秋也没想过要杀了他,但也得给个警示。

“啊你烦不烦烦不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盯我多久了,我又没害过人,还让苏妹子给我画三八线!我三她八!你这样纠缠不休别怪我不客气了!”黄少天站在钟楼的顶端的斜坡上,满脸不耐烦的盯着苏沐秋。

“教育教育你,有点礼貌年轻人。”苏沐秋站的是对面的天台,声音不大,可准确转达到了黄少天的耳朵里。黄少天刚学成给叶修带出来玩,性子还带着妖怪的野性,一听苏沐秋这么说,二话不说冲上来就和他打成一团了。

黄少天一刚出山的妖,再天才,也实在比不过有过实战经验的苏沐秋,几十个来回,天空被绚烂的光彩笼罩,黄少天也被困住了。

他不满的挣扎了几下,好在本性不坏,没有直接恢复本体来强制攻击苏沐秋。苏沐秋拎着黄少天,劝告道:“今天算跟你打个招呼,在H市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

“切!”黄少天捂耳朵。

苏沐秋哭笑不得的放开了黄少天。

苏沐秋放开黄少天之后就被暗中隐藏的一只寻仇的高阶妖怪偷袭了,一旁的黄少天眼睛尖可也只来得及冲出帮他挡了一下。

这寻仇的妖怪来的突然,苏沐秋眼前一黑顿时被击落下了天台,自由落体。

钟楼方圆千米被笼罩上了一团白色的光罩,苏沐秋的自由落体式缓了下来,大厦底部走出来一个人,换下了荣耀高中的校服,黑色的外套显得他的表情比较冷峻。

苏沐秋慢慢的落了下来,和黄少天战斗的时候用掉了不少的体力,再被偷袭受伤就直接晕过去了,脸上毫无血色白的吓人。叶修托起苏沐秋,直接打横抱起。

“没事吧他?”黄少天冲了下来,脸色不善显然伤也不轻。

“没事。”叶修摇头。

“你刚才干嘛去了,不会是人老了反应慢了吧?”黄少天对叶修这马后炮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

叶修没去理会黄少天的嘲讽,目光停留在他出现之后偷袭者逃窜离开的方向沉默了好一会儿,抱着苏沐秋冲黄少天说道:“少天,先回去,自己小心点。”

“我能有什么事。”黄少天虽说伤的不轻,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但还是轻轻一跃就跳上了钟塔消失在H市夜晚的上空。

-

对苏沐秋来说,他最大的麻烦是被老妖怪给救了,送进了医院。不仅如此,这千年老妖怪打从送他进医院之后,索性不去隐藏自己的身份了,一直纠缠他。

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学长,对救命恩人就这个态度啊。”叶修坐在窗台上,月光照在他的后背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前段时间我不是热情的招待过你了吗?”苏沐秋从病床上坐起来,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再观察几天就能出院。他突然盯着叶修,问道:“你没多管闲事吧?”

“怎么会。”叶修笑。

苏沐秋满意的笑了笑,伸手去够桌上的香蕉,香蕉自己飘浮起来进了苏沐秋的手掌心,他也见怪不怪了,剥开就往嘴里送,“你这一个多月有够殷勤的哈?那小妖怪呢,没事吧?”

“少天啊,生命力旺盛的很。你不在学校他好像惹上了会长。”

“那他可要倒霉了。”苏沐秋认真的点头。

苏沐秋说完,突然觉得叶修没回答完他的问题,可再问又怪不好意思的,只能用亮晶晶的眼睛瞪着叶修。一个多月的相处下来,他大概知道了叶修的身份——整个现世都不多见的老妖怪,深不可测。

他不清楚叶修为什么会不停的来纠缠他,不顾两者身份的差距,时常显得有些暧昧不清。

苏沐秋郁闷的吃香蕉,刚咬下来一口,就发现叶修盯着他看,盯的他浑身不自在起来,他挪开了嘴边的香蕉问道:“看什么啊?”

“你该不会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一直来找你吧?”

“不知道!”

“那你还诱惑我?”

苏沐秋瞪大了眼睛,“妈蛋,叶修你有老花眼吧!”挥了两下手上的香蕉皮,最后还是克制住没丢出去。

“这话说的,你难道对我一点想法也没有?”叶修从窗台上跳下来,走到了苏沐秋的床边,两人贴的有些近,形成了强大的压迫感。

叶修的反问让苏沐秋一下子就消声了,他哼了一声,“我可是除妖师,你这样的,迟早得被我消灭。”

————————————————————

点我点我

 

————————————————————

第二天,叶修就以无法和人类住在同一个宿舍的理由堂而皇之的搬进了苏沐秋的家里,苏沐秋也不是会在这个问题上傲娇的人,直接换了张比较大一些的床在房间里两个人睡。

家里其实还有一个客房,不过苏沐秋说那是留给经常过来蹭住的客人睡的,所以叶修除了沙发只能睡他的床。

这对老妖怪叶修来说,几乎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

苏沐橙似乎很喜欢这个妖怪哥哥。

一家三口相处的很和谐。

值得一提的是,苏沐秋的伤恢复的是挺好的,但是找了小半个月都没找到那个来寻仇的妖怪。他思考了一个晚上,终于在想,这会不会是因为叶修每天缠着他,沾了一身味道那妖怪不敢再现身了。

END

评论(27)
热度(476)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