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你念念不忘

开学补完好久以前的一个脑洞,刚成年的叶修x苏沐秋

后接关于你


-

杭州的八月闷热的让人觉得要眩晕,夜深,窗外的虫鸣声吵的叶修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夜空黑的仿佛永远等不来天明,叶修起身去浴室冲了凉,为了不吵醒隔壁的苏沐橙放轻了脚步回到房间,窗户开的老大,风卷进来几片绿叶。

狭小的房间里摆了两张靠在一起的单人床,还有两台电脑,顿时就更加拥挤了。

叶修往席子上坐下去,一旁正在熟睡的人不老实的翻了个身,胳膊搭在叶修的大腿上,似乎是贪恋他身上凉凉的水气,越过了单人床合并中的缝隙。

苏沐秋睡觉不像他那张秀气的脸一样老实,又贪凉,蹭过来的时候像只白净的小兽,端正好看的五官在叶修的腿边挤成一团,叶修因为闷热而堵在胸口的郁气顿时全散在笑容里了。

微凉的手抚上苏沐秋的脸颊,他低声哼了一声,低矮柔和的声线在盛夏中格外的温柔。

叶修少有的没有去推开苏沐秋,而是轻轻掐了一下苏沐秋的脸颊,拇指抚上这个少年阖着的眼睑,指腹蹭过他浓密的睫毛。

夜色中,一只亮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修。

苏沐秋睁着一只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叶修,眼球微微的转动了一下,叶修轻按着他眼睛的拇指快速的挪开,他眨了眨眼,有些模糊的视线这才逐渐清晰。

“小伙子,大晚上的你发情吗?”紧贴着叶修大腿的少年把脑袋挪开了一点,浅色的柔软发丝蹭过叶修的大腿,嗤笑了一声盯着叶修。

“对你?”叶修似笑非笑的回敬,他年纪不大,还没练得炉火纯青的调戏腾时成了挑衅,仰躺在床上的苏沐秋眯起眼睛,最后气笑了,笑骂道:“快睡!”

叶修推推苏沐秋,“睡你身上吗?让让让让。”

苏沐秋鲤鱼打挺似的坐起来,不过还是往后移了两个身位格,不满的说道:“叶修,你成心不让我睡是吗?”

“是啊。”

“……”苏沐秋毫不客气的就伸手,“单挑吗?”

“跟你商量个事。”叶修伸手去扶住苏沐秋递来的胳膊,黝黑的眼瞳里闪过奇异的光彩,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扣住了苏沐秋的手腕。

这大概是第一次见叶修犹豫,他有些疑惑,心口却突然发出了轰鸣般的响声,一种奇妙的感觉在脑海中爆炸,他突然迫切的想听叶修要说什么,又不想听他说下去。

——————————————————————————

点我继续

 

——————————————————————————

叶修缓缓睁开眼睛,房间里暖气打的很足,他坐了起来,被子里的情况有些糟糕,他刚坐直身体,温热的液体就顺着脸颊往下滑落。

他甚至没去眨眼睛,伸手去摸了一下床头,小盒子里头是荣耀世界冠军的戒指,眼睛模糊着,看不清它的形状,只觉得耀眼的厉害。

数着苏沐秋离开的日子,十年也有余了。

念念不忘,仍未有回响。

梦里的场景,一半是叶修臆想的,他从没觉得和苏沐秋会少了商量的机会,最后还是没能在苏沐秋睁开眼睛的夜里和他把话说完,只是调整了一个让苏沐秋睡得舒服的姿势,睁着眼睛看天花板一晚上。

苏黎世的清晨特别的美丽,这会儿还在太阳没升起的朦胧里,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把戒指盒子放回桌上,起身去浴室冲洗一夜春梦的痕迹。

那天他没说完的话会是什么?

想要听到的,苏沐秋最后没说完的话,可能是什么?

“咚咚——”

显示屏里出现了苏沐橙穿着国家队服的模样,不再是十来年前还会半夜迷迷糊糊敲哥哥房门的小女孩,成熟温柔又漂亮,眉目间有七八分苏沐秋的模样。

“起床了吗?”

“你怎么起这么早。”叶修擦着头发问道。

“赶飞机呀!你忘啦?快收拾东西。”苏沐橙眨巴着眼睛,催促道。

叶修还是来的一身轻松,行李箱很轻,拉着行李箱悠闲的走了出去,兜里揣着好几枚戒指和君莫笑的登陆卡。

来到大厅的时候,苏沐橙和方锐已经在等着了,苏沐橙凑过来打量了他一会儿,说:“没睡好啊?眼睛有点红。”

叶修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唇角,笑着说:“嗯,回去让你哥膜拜下谁是世界冠军,看他服不服。”

“嗯!”

-

南山公墓。

清晨的薄雾中,一个青年放下一束简单的花,把手搁在身前的墓碑上,他心想,到底想和这个人说点什么?

“苏沐秋,你要是还活着……就好了。”

你念念不忘。

END

恩最后,其实脑洞开的时候是停在叶修醒来的,结果写到结尾还是不忍心虐修伞【爆哭】……所以就,这文算是小甜文【关于你】的前篇。

你念念不忘,他必有回响。

后续往这走,不长。

关于你01

 

关于你02

关于你 温泉p

评论(16)
热度(276)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