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肉】教主背后深藏功与名的王爷

武林盟爬墙魔教的教主叶X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苏


-

“启禀王爷,公主她……去了魔教!”初春的清晨还夹杂着些许冰冷潮意,向来平静祥和的摄政王府因为护卫带来的一个消息彻底炸开了锅。在书房批了一夜奏折的苏沐秋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吹熄了烛火渡步至窗边,推开窗感受了会儿初春的寒潮,才开口:“本王知道了,准备一下我要进宫。”

摄政王苏沐秋胞妹正是当今唯一大长公主苏沐橙,于小皇帝准备给她赐婚次日离开了摄政王府,下落不明。

只要苏沐秋开口,苏沐橙不想嫁还年幼的皇侄也不会强迫她,只是这次一向惯着苏沐橙的苏沐秋却没没什么反应,苏沐橙在王府中犹豫了半日,摸了点衣物和银票就逃走了。她也不指望能彻底逃脱,只要苏沐秋睁只眼闭只眼,她就能到想到的地方。

然后苏沐秋接下去的日子都埋头呆在书房中,或是进宫教导他的小侄子怎么当个好皇帝。

“皇叔…姑姑她……”小皇帝放下奏折,眉目间有些苏沐秋的模样,又软又糯。

“今日臣便是为此事而来。”

“皇叔说便是。”

“臣想去接沐橙,再问她心意,若是她执意不肯……恳请皇上收回赐婚。”苏沐秋生的一副好皮囊,在京城可谓是大众情人,他这一皱眉,浑身散发出妥妥的“给臣放假”的气息。

“全听皇叔的。朕当日是见姑姑多瞧了将军几眼,还以为她……”小皇帝与苏沐秋关系似乎不错,将平日里的故作严肃的表情往边上一搁,终于是露出了些孩童的姿态。

-

那边苏沐秋准备来接人,这边苏沐橙已经到达了新魔教的山头,苏沐橙的脸上有些泥水痕迹,几日接连着下雨弄得她稍微有些狼狈。她抓着包袱,犹豫着怎么进去。这魔教看上去冷清清的,一点儿也没有大派的样子,落魄的像个……山贼寨子。

“何人?”林子里走出了个女子,留着俏丽的短发,装束落落大方气质上佳,是个难得的美人。苏沐橙回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想找叶修。”

“找叶修?”唐柔打量了一下苏沐橙,心里暗叹着姑娘长的好漂亮,而且有些眼熟,但她没去过多的询问,路过苏沐橙时说道:“跟我来吧。”

……这真的是江湖上盛传作恶多端的兴欣魔教么?

苏沐橙不是第一次见叶修了。

“谁来啦?”正在后院剥玉米粒子的人抬起头来,正是苏沐橙记忆中那张叶修的脸,不,在她上次见到叶修时他还不是叶修还不是魔教教主,而是武林盟主叶秋。江湖上人人敬重的盟主大人。

“哟,这不是沐橙么,来玩啊。”叶修拍了拍手,放下了玉米棒子,迎了过来。

苏沐橙大步的走到叶修身旁,脑袋一伸就窝叶修怀里去了,路过的陈果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叶修愣了一下,笑着拍拍苏沐橙的后背,说:“你哥欺负你了?”

“他要把我嫁出去。”苏沐橙这是见哥哥不肯帮自己,索性找了哥哥的姘头给自己出头,顺便告个状,控诉一下自己的兄长。

叶修忽的笑了出来,肩膀震动,他拍苏沐橙的后背,蹭掉苏沐橙脸上脏兮兮的泥水,眯着眼说道:“别怕,哥给你出头。”

“嗯!”苏沐橙点头,然后抬头去看叶修掰的玉米棒子,说道:“饿死了,有没有吃的啊?”

“先洗脸,你这还公主呢,说出去我大兴欣没一个人信你。”叶修说。正巧这时方锐起床出来洗漱,睡眼朦胧的看着苏沐橙,愣了一会儿。

“哎呦,跟着他,让他给你做点吃的。点心一流。”叶修指方锐。

“那我想吃桂花糕。”

“哥的点心是谁都能吃的么?”方锐也不管是谁,先不屑的扭头。

“沐橙可是当今大长公主。”叶修鄙视的笑道。

方锐手上的脸盆哐当一下掉在地上,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又被叶修嘲笑了好一会儿,苏沐橙在一旁笑得肩膀直抖,跟得逞的猫儿似的。

苏沐橙来魔教小半个月,很快便融入了其中,每天欢声笑语好不惬意。不愧是被叶修养过一段时间的公主,跟魔教简直天生契合。

这日早晨下过雨,夜里还透着丝丝的寒意。叶修披了件外衣,站在他的小院子里看着墙头伸进来的枝丫,上头有些待放的花苞,嘴角蓄着几许笑意。光一个眨眼的功夫,墙头站了个青衣男子,浅色的长发在夜色中尤为亮眼,他站在哪儿,脸上的温和笑意愈来愈灿烂,琥珀般的眼中盛满了喜悦,与他一向的表现都不同。

叶修目光第一瞬便捕捉到了青衣男子,他伸出手,肩上的外衣滑落,墙头的青衣男子在他伸手的瞬间飞跃了过来。男子准确的跃进了叶修为他圈起的怀抱里,他落地的时候,那件外衣也正好落在地上。直到双手扣在了叶修的腰后。

叶修环住了来人,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不再带着调侃与无所谓,而是异样的柔软:“沐秋。”

————————————————————————————

我是一名丰满的肉,点我

 

————————————————————————————

苏沐秋还是回去当了他的摄政王,但小皇帝也已不是那个无知年幼的小皇帝了,苏沐秋这两年所有的精力几乎都在他的身上,他也有了自己的处事能力。苏沐秋把大部分的事务都移交回给了皇帝,自己每天在王府悠哉,其实不然,他这基本上都是呆在了魔教山头。

魔教兴欣的突然壮大让武林很是一阵心惊,颇有超过先前那被朝廷和武林盟灭了的魔教的意思,结果它就在哪儿谁也没动手。

魔教教主跟他的左右护法魏琛方锐可是在江湖上到处撩拨溜达,但教主跟武林盟的几位管事都是老相识了,虽然恨得牙痒痒但也没到非要拔了他魔教的意思。

朝廷也没一点风声。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魔教教主背后有个深藏功与名的摄政王,人家有后台。

END

自从温泉篇的温婉过后,我的节操已不在。

下次撸什么好呢~

评论(47)
热度(467)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