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修伞only⭐️及时行乐!
北极方柔也是真爱~🔒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无话不说 6

  6
  不可告人的关系没有,但电话确实不能再打下去了,高铁高速行驶,极其轻微的晃动和车厢内的暖气,令忙了大半宿的苏沐秋昏昏欲睡。
  拖着行李箱找位置坐下时苏沐秋把羽绒服外套脱了,只穿了一件宽松的毛衣,他后脑勺贴着椅背,自由的一只手空出来去扯自己的外套,让它能轻轻地盖在叶修身上。
  这个alpha几乎半边身体都压到了他的肩上,脸颊因为低烧而红着,或许是因为离自己太近了而蹙着眉,苏沐秋自娱自乐地想,用衣服盖一盖,说不定还能阻隔他二人相同的第二性别气息。
  避免他睡得更加不安稳。
  他被叶修握着的手也挡在了羽绒服下。
  看不见,却感觉得到。
  但这种感觉仅仅代表触觉,没有其它任何的意思。
  耳边传来苏沐秋均匀的呼吸声,原本整个脑袋靠在他肩上,低着头的叶修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连指尖都没敢动一下,即便温暖柔软的感觉那样清晰。
  他也和苏沐秋一样——看不见,却感觉得到。
  不,其实是不一样的,叶修克制地抖了抖指尖,最终还是没能继续保持清醒,温暖的气息仿佛滋润着他干涸贫瘠的心田,让他长久以来紧绷的神经不由自主地放松。
  
  意外的是叶修到站时低烧已经渐渐散去,只是脸色还有一些苍白,精气神已经好多了,他这一觉睡得挺好,苏沐秋整个人转过来推他时,信息素的气息扑面而来。
  叶修忍不住呛了一下。
  苏沐秋难以置信道:“不至于这么嫌弃吧!”
  叶修一愣,他嗓子干哑,说道:“没有嫌弃。”
  “明明身体就很诚实。”苏沐秋坐直了身体,一边揉着酸痛的肩膀一边说,“不过我也听说有一些alpha,光是接近同类,都会散发出强烈排斥的气息,啧水火不容。”
  “这和AO互相吸引是同一个道理。”叶修说。
  这样一听,苏沐秋觉得确实是那样。
  叶修又说:“也有alpha不会排斥同性,普遍的alpha都是这样吧,否则世上就都是敌人,哪来和睦相处了。”
  苏沐秋咧嘴一笑:“你这么一说,那我觉得咱哥俩是不是比普遍和睦相处更好一点?”
  叶修没有立刻说话。
  他想了想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为什么呢?”苏沐秋随口呢喃了一句。
  “因为……”
  苏沐秋:“嗯?”
  叶修顿时喉咙一阵干燥发痒,他连续咳嗽了好几声,眼眶都咳得发红了才撤走挡住嘴边的手,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我有病。”
  “啥,你是说我们之前算不上那么好关系吗?”
  叶修看他。
  苏沐秋理直气壮地不满。
  “当然不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苏沐秋“嘶”了一声,把自己羽绒服穿上,拢了拢衣领:“哎呀妈耶,都是alpha的,整这么肉麻。”
  “……不是你在逼问我吗?”
  “看穿不说穿,素质,注意素质。”
  叶修忍不住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笑容。苏沐秋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他觉得叶修在笑,又不是在笑。但那种愉悦的心情他都能感觉得到,有一点奇怪。
  苏沐秋不再想下去,他拖着叶修的行李追上:“跑这么快,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吗?”
  于是他接收到了叶修一记“快带我回家”的眼神。
  一定不是错觉!
  可话到叶修嘴边就成了:“怎么那么慢,晚上我还想看电影呢。”
  “很有前途小兄弟。”
  “妹妹哄好了,才能把哥哥留在身边。”
  “……那你想好怎么讨好未来丈母娘了吗?”苏沐秋鄙视道。
  叶修正色道:“头回见家长,有一点紧张,女朋友有没有什么高招?”
  “没有,任你自生自灭。”
  苏沐秋拖着行李箱大步越过叶修。
  叶修追上,笑眯眯道:“你忍心?”
  “妈蛋,病都好了端正一下自己的第二性别好不好?还敢撒娇调戏你苏哥!”苏沐秋磨牙,乐得叶修在一旁直笑,苏沐秋扭头去看叶修,觉得叶修和以往好像又没有什么不一样了。
  那个病中显得有些虚弱柔软的alpha仿佛只是他的幻觉,但终究不是幻觉,苏沐秋露出一丝坏笑,在公交车上戳戳叶修的肩膀,忍不住笑话他一系列幼稚行径。
  叶修不动如山:“还不是有你哄的好。”
  苏沐秋撇嘴,然后低头和妹妹发消息。
  
  拖着行李箱进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叶修连骗带拐地让苏沐秋带他去了趟超市,买了不少零食牛奶,以至于叶修有些苍白的脸红润了许多。
  是那种并不怎么健康的红。
  隔着玄关和客厅,热闹温馨的饭菜香扑面而来,苏沐秋眼睛亮亮的:“妈——这么早就做饭啦!”
  “你们怎么才回来呀!今儿早点吃饭。”
  叶修看向苏沐秋,苏沐秋笑眯眯低声道:“昨天我跟妈妈买了年货,给她打了工才直奔车站的,所以她知道你来。”
  “阿姨好。”
  “哎呀,小叶来啦。”苏阿姨又看了一眼叶修,冲着“病还没好呢?我说你这孩子,怎么下车了不马上把人带回来,去什么超市,昨天妈妈买的,还不够堵住你的嘴!”
  苏沐秋大感委屈:“他骗我去的!”
  “先进来先进来,你苏叔叔去朋友那喝酒了,晚饭就咱四个吃。”苏阿姨招呼叶修进去,亲儿子落在一旁不搭理了。
  “沐橙——”
  一道风从屋里刮出来,穿着黑色打底袜卡其色格子百褶裙和深棕色高领毛衣的姑娘投入了苏沐秋的怀里,整个人双脚几乎离地,苏沐秋一把把她捞住:“不叫你都不出来了?”
  苏沐橙从苏沐秋胸口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叶修:“这就是你的那个alpha……唔唔……同学?”
  句式太熟悉,以至于中间的词被苏沐秋捂嘴按了回去。
  叶修微笑道:“你好。”
  苏沐秋哼笑道:“装得倒是像模像样。”
  
  一顿晚饭吃完五点多了,天已经黑了。
  苏沐秋在屋里收拾,叶修坐在一旁吃水果喝豆奶,一边在划手机,问道:“等一会儿看哪场电影,离你家远吗?”
  “嗯?不远,步行十分钟不到吧。”
  “看七点十分的怎么样?”
  苏沐秋一回头,两人已经“礼貌”地开始交流了。
  “好呀,再早十分钟出门,我想买隔壁楼下的鲜榨桃汁喝。哥哥呢?”
  “我就西柚橙汁……”苏沐秋下意识回答。
  当三人准备妥当出门时,天已经黑透了,而且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苏沐橙多加了一件短款外套,双手插着兜在两人前方走着。
  叶修被迫围了一条围巾,露出的眼睛去看苏沐秋,只见他眼中带笑,像是星星似的发着光,灿烂又明亮,能治愈病入膏肓的人。
  “啊,下雪了。”苏沐秋仰着头,圆润的眼睛顿时弯成月牙,他惊喜地转向叶修,却发现叶修并没有跟别人一样仰着头看路灯下翩然而落的雪花,而是偏着头看自己。
  不是那种仿佛心有灵犀的同时望向对方——苏沐秋想用这样的比喻都已经足够有些肉麻奇怪了,但更进一步的行为是,他意识到,叶修从始至终只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那是他一闪而过的错愕。
  接着他第一个念头是,为什么?
  最终他把想法定格在,叶修不愧是北方人。
  因为叶修很快就把那种注视撤走了,他抿嘴露出笑意,“嗯”了一下,意有所指道:“还是不小的雪。”
  落在头发丝上都瞬间就化了,更何况是“大雪”所代表的白雪皑皑呢!苏沐秋无语,确定了叶修就是在刺激他这个南方人。
  叶修伸手把苏沐秋的帽子带上。
  他说:“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带你去北方看雪。”
  “那我一定要礼尚往来把你房间占走一半!”
  叶修笑了笑:“那你可能要等我买房。钥匙分你一半都没问题。”
  “单身狗才和好朋友同居!”
  苏沐秋脱口而出,可他脑子里一瞬间想到的是叶修那个电话,还有他和家里人不和睦的这件事,已经到了不愿或是不能回家的地步吗?
  可惜下一秒叶修又打破了他的惆怅:“我一直和我弟一个屋,上下床组合铺。”
  “……”
  总的来说,“睡不下。”
  “这是你分钥匙邀请我同居的理由吗?”苏沐秋无语。
  叶修耸肩:“现在不也正同居着。”
  苏沐橙突然插话:“哥哥,我现在相信他是你那个alpha男朋友了。”
  “……”
  叶修咧嘴一乐。
  

评论(2)
热度(149)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