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夕

⭐️及时行乐!
只有自己才能熬过自己的坎

 

【修伞/肉】向哨的24小时书店

还是……开个车设定不要较真,上次点文的向导×哨兵肉 

今天终于把牙拔了肿着脸爬来更新(可以说超拼了


  夜半时分,小巷胡同口的路灯忽明忽灭,墙头跳下一只黑猫,一身柔软的长毛,浑身上下只有爪子和额头上有一圈白毛,它轻巧地落地,沿着石砖路没入小巷的黑暗中。

  沿着路走到尽头,那里有一扇木门、两盏昏黄的灯笼、一面玻璃隔断的木窗,上头摆着很多小物件,还有顶上挂着的招牌。

  黑猫走近木门,毫不受阻地穿了进去。

  

  里面的空间比外边看起来大了许多,列着几排书架和一些小物件的摆柜,还算亮堂,往左手里去是休息区,右手边是柜台,堆着各式各样的书本、手工材料、热水壶煮面锅等等东西,角落还有一张躺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檀香味,黑猫一跃跳上木台,书店主人正闭着眼瞌睡,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趴在他肚子上的小雪豹崽的后颈。

  黑猫也不在意那只被温暖的大手抚弄的昏昏欲睡的灰白毛黑环斑点的雪豹占了自己的位置,纵身一跃跳到躺椅一角,给自己挑了个好位置,懒洋洋地躺下来。

  叶修伸手去握住黑猫的尾巴,问它:“找到没?”

  黑猫低声“喵”了一声,表示苏沐秋的精神体都还在这,人能还跑到哪儿去?

  和苏沐秋退役之后,两人就开了一家书店过日子,从柜台出去后面是一处院落,在b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得起四合院当然也不在意那点生意,没想到生意还不错,总有慕名上门喝杯茶看一下午书带点小礼物走的人,就这么一直开了下去。

  大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涌进来一股寒风。

  叶修闭着眼睛都知道苏沐秋回来了,身为苏沐秋完全结合过的向导,即使对方开启了完美的精神屏障,叶修也能从精神联系中感知到对方心情不错。

  “你来找我了?”苏沐秋关好门进来,哨兵的五感控制他已经能够最大程度的控制,叶修的精神体找来,别人看不见他不可能发觉不了。

  “你去哪里了?”

  “你不知道?”苏沐秋语气带笑,满脸的“你还用得着骗我,早就看穿你了”扣上门锁往里头走,给精神体顺了顺毛拎起来丢到黑猫那边去了,“找我干嘛?”

  “找你回家啊。”叶修握了一下苏沐秋的手掌,正身坐好,倾身亲了一下苏沐秋的嘴唇,后者忽然浑身一震头往一旁偏侧了些,躲开了叶修的亲吻。哪知道叶修无辜地问他:“怎么了?”

  “……叶修,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幼稚!”

  苏沐秋一边觉得好笑,又觉得甜蜜,店里大多的小摆件挂饰都是苏沐秋自己做的,人长的又帅,有大半小姑娘都是冲他而跑了这么远的路特地过来的。

  前段时间有一天店里有两个聊忘记时间的女孩被叶修提醒时间不早该回去了,她们收拾好东西出去时已经是傍晚,苏沐秋在书架理了一下又跟了出去。

  回来时天色已经黑透了,还把那俩姑娘领了回来。

  苏沐秋朝叶修做了个搞定的表情,最近周围出了不少抢劫入室盗窃的事一直没抓到,叶修这才提醒她们趁天没黑赶紧回去,没想到还是碰上了那几个抢劫犯,向导和哨兵外表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察觉到周围不怀好意的气息十分容易,解决几个小流氓更是手到擒来的事。

  苏沐秋把人扭去派出所,见天色不早了,把两个吓坏的姑娘领回店里,给她们住了一夜。

  后来这两个姑娘就经常来玩,有一次学校话剧社想来买一批挂件用,苏沐秋送过一次外送之后就整天往外跑很迟才回来。但苏沐秋也没想到这个叶修,居然真的会在意这件事。

  

  叶修把从寒夜中回家的苏沐秋揽进怀里,见他还在发呆,就把他侧身压在躺椅上,一旁正在互相玩尾巴的黑猫雪豹被挤得掉了下去,只得万分无辜地回自己窝玩。

  “吃醋?”苏沐秋谨慎开口,毕竟刚刚叶修竟然调了他的触感,他太习惯对叶修没有一点防备了,又是结合过这么多年的老搭档了。

  “你整天跑过去做什么?”

  “我对她们话剧社新排的话剧蛮有兴趣的,人家还让我看他们的剧本,提提意见。”苏沐秋立刻说,他眉眼带笑,阳光爽朗的模样让叶修看的心头痒痒的,半压着苏沐秋侧躺的身体,手掌心贴着他的后背,轻轻抚弄。

  苏沐秋表情微变,警告叶修:“你别乱来,小心我跟你动手,你个脆皮!”

  “我可以让你皮更脆。”叶修埋首在苏沐秋的颈窝,暖烘烘的,他与苏沐秋之间是没有精神屏障的,交融的精神力早已经让他们拥有了完整的彼此。苏沐秋腿都来不及蹬,身体发起颤来,因为叶修的亲吻而发出轻微的喘气声。叶修扯着苏沐秋的衣摆:“感觉怎么样?”

  “你……这个醋吃的不合理!我跟你……都结合了!”苏沐秋咬牙,叶修调他的五感程度恰好,完美地控制着他的感觉,苏沐秋并不排斥叶修,也从没有过那样的念头,他觉得自己挺诚实,身心都高呼甜蜜。

  看这个一向冷静理智的向导打翻醋坛子,苏沐秋都要忍不住用他超绝灵敏的嗅觉闻一闻了。

  叶修做了一个十分惊讶的表情:“这吃的十分合理不是吗?结合了不代表我喜欢你就不用在意,我可是向导,精神比常人都要敏感。”

  “……”苏沐秋脸上一热,合理就合理,分析这么多做什么!尽是在胡扯!

  叶修把自家哨兵的脸掰过来对着自己,目光直直地落在他的脸上,灼热得让苏沐秋有一些不自在,他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与叶修完全结合的结合热,让他身体升温,神志恍惚,在叶修的引导和欲望的快感中抚平精神屏障暂时失效带来的燥乱中。

  第一次见面的情境他从没有忘记,那时候的叶修,是个没有登记过的野导,他也只不过是个要照顾妹妹,租房受阻和精神五感天旋地转陷入与房东的僵持中。叶修从电梯里出来,面露茫然,礼貌地与房东打过招呼后径直走过来抓住他的手,梳理他紧绷到极点的精神。

  我要和他合租,叶修说。

  房东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不是我不肯,他这太刺儿了,楼上楼下都在投诉。”

  苏沐秋就记得叶修笑着摇摇头,信誓旦旦地说,没事儿,我有办法。

  当时苏沐秋有些意外,他也确实低估了叶修,没想那么多,比如说他会是和自己契合度极高的向导,会那么轻易爱上他,和他搭档拿下一大堆功勋然后退役,自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侧躺着被他压在怀里调笑。

  苏沐秋泯着嘴笑了出来,他回看向叶修的眼睛,那里清澈见底,叶修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也为彼此多年来的纯粹而感到震撼与迷恋。

  “走神了。”叶修捏了一下苏沐秋的腰,苏沐秋挣的那一下差点把叶修也撞底下去。


链接点这里


——

翻不到前文可点:要不要上车修伞呀(目录)

评论(17)
热度(429)
 

© 一多夕 | Powered by LOFTER